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邊境危機搞不定 協助拜登當選的盟友陣線將崩解

影/法總統馬克宏遭蛋襲 動手男子當場被捕

通行證(一六)

但真正遇上齷齪不堪的人、事,她倒什麼都不說了,全當這人、這事不存在。她憑什麼當他不存在?一個教室上課的同學,有她這樣傲慢的嗎?一花這個人,看人不順眼就把人當空氣,班上一半以上的人被她當成空氣了。怪不得她只能跟外系的、本科的孩子來往。

倒是理科生二花精闢地總結過,班裡有兩個人什麼事都做得出來:一個是一花、一個是四花,四花是無知者無畏,一花是我行我素,任別人說去吧!

一花把牛春嶺當空氣,牛春嶺又與小沙談上了戀愛,一花自然厭屋及烏,不肯再跟小沙來往,跟人說:要不然寫給小沙的信,回頭都落到牛春嶺手裡,沒得叫人惡心。

一花把牛春嶺當空氣,牛春嶺也把一花當空氣,誰怕誰。不過小沙卻不肯把一花當空氣,還很想念她,跟牛春嶺打電話,也不忘問一花的情況。牛春嶺沒法,只能找了一篇一花最近發表的文章,寄給小沙算是答覆。

研三開學一個月,班裡做了開題報告會,畢業班的氣氛隨著開題報告會緊張起來。尚沒發表文章的著急了,發表過文章的忙著寫畢業論文,每個人都開始著手找工作。

牛春嶺只為找工作發愁。小沙明年回來,要在本校讀三年碩士,但畢業後肯定是要回北京的。為了將來打算,牛春嶺的工作只能去北京找。

他原本對小沙的事也沒那麼篤定,暑假去了小沙家,見到她的父母,心裡有了底。小沙的爸當年從南方農村進京讀書,娶了小沙的媽,這個家本來就有招外來女婿的傳統。小沙的媽像一般小市民丈母娘一樣,對女婿百般挑剔,但看樣子是拗不過自己的閨女。(一六)

➤➤➤通行證(一五)

北京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羅偉強長跑穿越紐約州 為醫學研究籌款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