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李蘇妮奪金圓夢 曾買不起平衡木 父親手為她造一個

「病毒載量一樣多」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

探病(下)

人們都說冷靜選擇的婚姻會更加穩固和諧,但那是建立在各自需求的硬體一直存在。如果這些硬體中有轟然塌陷的,婚姻會即刻岌岌可危。沒有感情做鋪墊,散夥更加乾脆決然。徐皓東覺得他的婚姻就屬這種情況。自他失業而且再找工作不順以來,老婆的臉彷彿掛了個面具,再也不知道她內心的真實想法。他都不清楚老婆還有重新扯下面具的可能,更無法揣測這時岳母的臉孔……

徐皓東挑的水果店裝修上很普通,他隨意拿了幾樣不多見的水果。收銀員漫不經心地吐出:「一共二二八○元整。」徐皓東一震,快四百加幣了,一籃水果,多倫多買四籃也沒有這個價錢。什麼時候開始大陸小城的生活水平,都趕超國際化大都市多倫多了?他差點衝口而出不要了。可是收銀員的臉瞬間在他面前換成了老婆的,那充滿鄙夷不屑的臉,這幾個月他見得最多了。徐皓東唯有吞下,哪怕如吞了蒼蠅般難受。

岳母看到那大籃高檔水果,面色沒有什麼變化。心思肯定轉換了,語調是很慈愛的:「再找工作都沒確定呢,花這個冤枉錢幹什麼?」

徐皓東預料老婆肯定已經告訴了岳父母他失業的事情,可見面第一句話就這樣直奔主題,還是讓他有些不知所措。他小心翼翼地推出自己的憂慮:「我沒跟我爸媽說這事呢,我爸這一病更加不好說。其實有當地學歷和工作經驗,再找工作很容易的……」

「容易?那怎麼三個月還沒找到?」岳母毫不留情。

徐皓東啞口無言。岳父忙著打圓場:「你爸好些了嗎?我們打算去看他,你媽一直不讓,說等他恢復、恢復再說。」

岳母沒等徐皓東開口,又把話題拉了回來:「丟了工作不告訴你爸媽,這是何苦?你們都快搞不定了,這一趟緊急回來的機票快三千加幣,是平常的三倍都不止,你父母估計知道都不會讓你回來……」

岳父打斷岳母:「好了、好了,你又不是親家肚子裡的蛔蟲,怎麼知道得那麼清楚他們的想法?」

徐皓東一直尷尬地笑著,腮幫子給扯得生疼。熬到吃完飯告辭,岳母堅持單獨送他到小區門口。徐皓東不知就裡,以為岳母會塞什麼紅包現金之類的,到時拉拉扯扯,讓人看笑話。收下了老婆肯定不會相饒。他每一步路都走得心驚膽顫,生怕踩雷。還好岳母只是送上了一段語重心長的話:「你要找機會,跟你父母說清楚你們的現狀,還要談談你家財產的問題,尤其是房子的所屬。到了我們這個年紀,一口氣沒上來,就沒有明天了。可別到時把家裡弄得雞飛狗跳的,就像那個電視劇《都挺好》裡似的。其實裡面每個人都不好,我們觀眾就要好好學習,避免類似的事情發生。我們這方面拎得很清楚的,公證遺囑都做好了,誰也不能動屬於我女兒的那一份……」徐皓東一言不發聽著,他終於明白了老婆連標點符號都不需要,不用草稿張口就來長篇累牘的能力源自何處。

徐皓東順腳踏進了路邊的一家酒吧。或者酒精可以讓他清醒,也可以讓他舒服逃避一會。他縮在一個無人注意的角落獨自暢飲,那個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另一端的電視螢幕。電視裡的人一般都是和藹可親的陌生人,徐皓東笑意相迎,不過這回是意外。電視畫面裡的人他認得,他高中的同學──現在市裡優秀的青年企業家代表。正在接受電視台主持人採訪,侃侃而談,意氣風發。徐皓東那點剛燃起僅剩的自信瞬間灰飛煙滅。當年他躊躇滿志出國留學的時候,他似乎也有這般的豪舉吞天、氣壯山河之勢。如今這些如煙飄過,影子都沒有留下……

徐皓東跌跌撞撞地回到家,把母親嚇了一跳。把他扶進屋時,母親忍不住抱怨:「你爸生病了,指望不了你,還給我添麻煩,你怎麼永遠長不大?」

徐皓東想說什麼,嗓子眼像被水泥堵住了一般。他拚了命地往外倒,結果倒出一堆嘔吐物。母親和他滿身都是,母親在惱怒中收拾著。徐皓東想說抱歉,只是他依然說不出來,嗓子眼沒東西了,卻黏住了發不了聲音。

徐皓東不記得自己怎麼倒在了床上、怎麼沉沉地睡了。第二天晨曦到來時,他隱約聽到有人在說話,好像是母親和姨媽。

姨媽說:「十月皓東就滿三十了,是該要孩子了。我們三十歲時,皓東他們都會打醬油了。」

母親說:「按陰曆算法,現在就是三十一了。他爸這樣子的情況,也不知道這輩子還可以見到孫子嗎?」

姨媽說:「你胡說什麼呀,只要小夫妻決定要,不過就是懷胎十月的事情。對了,我前幾天在醫院碰到皓東的前女友了,挺著大肚子,應該是做產檢。她沒看見我,我也沒作聲就走開了。」

徐皓東的心一緊,很多往事紛雜著跑出來。他頭腦開始模糊,卻很清晰地聽到沉默了良久的母親突然說:「要是皓東沒有出國,那估計會是我的孫子。這時候也應該用不到你們上上下下來幫忙,還有桃花村的那套大房子……」

徐皓東的嗓子熱辣辣、一陣一陣火燒似的,應該是昨夜酒精的後遺症。眼淚也翻滾而出,他有些奇怪,什麼時候開始酒精也會讓淚奔流?(下)

➤➤➤探病(中)

二二八

上一則

家有維修工

下一則

黑暗的一部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