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阿拉斯加規模8.2地震 關島發海嘯警告

變成棍子的男人(一一)

「這就是為什麼我看到你和淳子,覺得特別投契。你們不受老傳統的束縛,願意嘗試新的經驗,探觸人生的多面性,跟我很像──我們同是靈魂不安分的人,這是藝術家的命運,也許是一種詛咒。」他的聲音徐徐滑入耳膜。流暢懇摯的英語。

「是這樣麼。」素惜欣然聆聽,虛榮心膨脹了。

「是啊。尤其是你,善良、聰明、關懷,有個美麗的靈魂。但是我發現,素惜,你總是戒備森嚴,不願意開放,不讓人輕易進入你的內核。藝術家怎能如此自限──願意讓我觸及你的內核嗎?」

「嗯……」素惜如受催眠,她覺得很放鬆,一股倦意襲來。「哎,我很睏了。」

「睏了?躺下吧。」她照做了。

「躺好了?要不要脫掉你的衣服,赤裸舒服些。想像我在你身邊,擁抱著你,輕輕地撫摸你的內核……」

素惜一下警醒過來,他說什麼?

「你在跟我玩電話色情嗎?變態!」素惜摔掛電話,臉上熱辣辣的,睡意全消。突然記起那個英文字了。操弄人心。應該升級為蠱惑人心──一條嘶嘶吐信的蛇,趁空鑽入你的意識,征服你、支配你,然後甩掉你,讓你化為一尊石雕。

尾聲

公演開始了,共演六場,幾乎場場滿座。本市的老牌藝術周報NOW還刊出一篇劇評,溢美之詞集中在勃魯斯的風格化演技上。首演日素惜坐在觀眾席,客觀地為自己的成果打分。

她發現勃魯斯的表演並不出彩,節奏有點凌亂,而且機械呆板,少了排練最佳狀態時煥發的靈氣和詩意。(一一)

➤➤➤變成棍子的男人(一○)

上一則

想念的人

下一則

李嘉音出版英文小說《Fire Scar》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