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加州最大野火延燒 新一波熱浪恐衝擊千百萬人

夢想生計畫被裁定違法 衝擊數萬名年輕移民

海邊的故事(一)

薛慧瑩/圖
薛慧瑩/圖

1 美人魚遊行

哈雷每年夏天都參加紐約市科尼島舉辦的「美人魚遊行」。這個遊行是一個由藝術家們發起的紐約節日,沒有種族、宗教或商業目的。參加遊行的人要穿上自己動手做的服裝,到遊行隊伍裡展示給成千上萬慕名而來的觀眾看,大家同喜同樂。

「美人魚遊行」始於1983年,最早是科尼島「美人魚大道」和「海王大道」之間的居民舉辦的活動,活動日期總是訂在距離夏至最近的星期六。

這是紐約夏天的一個盛大活動,並且是美國最大的藝術主題遊行。無論慶祝的是古典神話還是現代童話,各地來的藝術家們紛紛聚集到海邊,發揮他們的潛能,與大家共享他們的才華。

遊行的日子快到的時候,我就會收到哈雷發來的照片,看到他今年設計的主題。遊行那天晚上,我會收到他在遊行時拍的照片。這兩年的主題都是河豚,我已經收到好幾張河豚頭盔的照片了。

哈雷戴著河豚頭盔,撐著自己設計的陽傘,好像站在海裡。他在紙傘上剪了一些洞,再用彩色玻璃紙把洞口封上,陽光照下來就會在身上灑滿色彩繽紛的圓點。在紙傘上裁出不同的花樣,比如波浪,灑下來的陽光又是不同的效果。哈雷的女朋友總是打扮成另一種魚,很美麗但我認不出來。

「大家都很喜歡河豚頭盔和彩色紙傘,我就做了錄像教大家怎麼自己做。」哈雷發來一段教學影片。

我突然想參加遊行,想打扮成鯉魚,找個同伴打扮成龍門,我們一起邊走邊表演「鯉魚跳龍門」。我躺在床上不斷想著這件事,越想越有意思,也越想越覺得難以實現。

首先,要設計鯉魚的服裝和龍門的道具。龍門是要做個象徵性的門框呢,還是要做一件浪滔滔的衣服呢?鯉魚越過龍門就會變成龍,那衣服需要兩層,裡面是龍、外面是魚,過了龍門,趕快掀開外面那層。

龍門必須走在鯉魚前面,鯉魚跳過去之後,要等龍門再往前走遠一點,再重跳一遍。日照當空,穿著兩層的衣服,如此遊行,一路不斷重複,大概會累死人。

我一邊想著,一邊就順手寫電郵和哈雷分享我的創意。他最喜歡別人和他分享創意了。同時,我在想像中,體會了實現後的快樂。

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,在夢裡聽見自己說:「鯉魚跳龍門,不就像鮭魚迴游嗎?人家鮭魚沒打算變成龍,鯉魚怎麼回事嘛!」然後哈哈大笑,把自己笑醒。

第二天,我就打算不去「美人魚遊行」演出「鯉魚跳龍門」了。心理娛樂,樂一樂就好了。省錢省事,也沒有比較不高興。有這麼多好看的衣服可以看,不必非要親自動手做,每年不都可以看到哈雷的作品嗎?

我打開電腦,看到哈雷回信認真地給我點評,說衣服應該怎麼做才透氣、頭飾應該怎麼做才不會壓斷脖子。看他這麼熱心,我一時就沒有告訴他,我撤銷計畫了。

很多年前的夏天,有幾個朋友從外州過來玩,特別把「美人魚遊行」安排到他們的行程裡,之後還和我分享了一些照片。當時我雖然覺得遊行有趣,卻沒有太在意。我甚至不明白這個遊行的來歷,以為是大家都假扮成「美人魚」走一圈,自娛自樂而已。

過了一陣子,我就把這件事忘了,好幾年都沒有想起任何關於美人魚或遊行的事情,倒是在哥本哈根經過那個慘遭無數次盜竊和破壞的「美人魚」雕像時,偶然想起科尼島那群狂歡的「美人魚」們,黑白黃紅、高矮胖瘦、男女老少,覺得美人魚的故事不必是安徒生筆下的個人悲劇,而完全可以是大家共同創造的開心派對。參加遊行的人是美人魚,看遊行的人也是美人魚。大家一起編織一個夢幻仙境,一起在裡面走動。

最近,傑克到紐約來玩,我們在餐廳裡點了科尼島出產的「美人魚」啤酒。我問他知不知道「美人魚遊行」,他說不知道,不過他看到一個正從我身後走過。我轉身一看,是一個打扮成美人魚的服務員。原來那天晚上酒吧有變裝皇后的表演,主題和美人魚遊行相呼應。

我建議慢慢吃飯,可以看美人魚的節目。傑克愛吃愛喝,馬上說好,又點了一個漢堡和一杯「美人魚」啤酒。

隔壁桌有個男孩在說笑話,另一個男孩被逗得噴了一口啤酒出來。我對傑克說:「這是喝醉的海龍王吧!亂噴水。」

傑克說:「你認識的龍噴水的嗎?我認識的龍噴火的哦!」

「對欸!東方龍和西方龍不一樣。」

我們討論了一番,總結出:「東方龍身體長、有鱗片、住海裡、會噴水。西方龍身體短、有翅膀、住岩洞、會噴火。大家脾氣都不好。」

「西方龍好像是妖怪,東方龍比較像精靈。」傑克笑起來。「我隨便講的。」

「比較像希臘神話裡的神怪吧?海龍王有點像海神。」

「管海的嗎?」

「嗯。有好幾個哦!負責不同的海,有時候還要開會。」

「有意思。」

「不過開會一般都是不歡而散。」

「跟人一樣。」(一)

遊行 紐約市 美國

上一則

五伯娘

下一則

人人有面,樹樹有皮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