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兒子未痊癒,我不敢老」烏茲別克體操女將 淚別奧運

佛奇:免疫力低下者 可能需要第3針

萬鑫鑫的陶藝課(二七)

可惜不到十分鐘,柔和的聲音又緩緩地開始了。

無奈之下,她想到不然去位於二樓頂頭的洗衣房躲一下吧!

偏偏女人彷彿跟定了她,完事之後,裹著一條毛巾也來了洗衣房。看到鑫鑫,一愣,毛巾就滑了下來。一絲不掛的女子竟絲毫也不覺得害羞,粉色的乳頭大大方方地朝鑫鑫點頭招呼。出乎鑫鑫意料之外的,女子一點也不膏肥脂膩,她的胸前好像剛剛成形的青棗子,散發出一股青澀的滋味。

鑫鑫又尷尬、、又倉促地逃回自己房裡。恍惚覺得「苜蓿」就站在門後,大笑不止:「妳難道沒看過女人的身體嗎?幹麼嚇成這樣?」

她立即把被子高高地拉過了頭。可是這卻擋不住「苜蓿」,他也鑽到了被子裡頭來。鑫鑫轉過身去,他也轉到了她的前方;鑫鑫翻回來,他也寸步不離。鑫鑫快被自己的幻想氣瘋了。

她突然想起來那瓶打開後喝了一口,就再沒碰過的感冒藥。美國感冒藥的劑量一定是照著他們牛仔一樣強壯的體格而定的,標準劑量下去,她就如同當頭挨了一悶棍似地昏睡過去。但是,現在她最需要的,就是一大悶棍把自己敲暈,好好睡上一大覺。什麼課程、什麼作業都放到了腦後,至於那個她答應要幫忙找學生的陶藝課,就更不曉得拋出去多遠了。

感冒藥一進入腸胃,就好像鼓起來的熱氣球,叫鑫鑫飄浮在雲裡霧裡。(二七)

➤➤➤萬鑫鑫的陶藝課(二六)

美國

上一則

養蝶記

下一則

下一個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