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拜爾絲回來了 3日凌晨將出賽平衡木決賽

美確診破3500萬 占全球近18% 半個多月暴增近3倍

代筆生(中)

他屁股才剛貼到辦公椅上的沙發布面,還沒坐定,阿嬸義工就幫他按下燈號,他聽見廣播聲音喊出跑馬燈上的號碼。要接單了?

阿嬸說:對啊,不然咧。

你結束一個,可以稍微整頓休息一下,再按下一個號碼,三個小時換班喔。阿嬸指指櫃子,要寫的疏文單子都在上面,疏文你很熟的。

跑馬燈閃過一組數字時,他聽見門外長廊有人從塑膠椅起身。他瞬間有種自己在義診似的錯覺,診斷業力困擾與身心愁憂、煩惱苦楚。

隔壁的代筆生是頗有些年紀的歐巴桑,看到壯年的他加入很高興,去上廁所經過時,還進來打了聲招呼。

上年紀的人容易跑廁所,他想著,聽著門外朝自己這間走來的腳步聲。腳步聲步伐小且深沉,應是有點年紀的女人。

門開,卻露出一張頗為年輕的女生臉孔。那個瞬間不知為何,他的心神有點被搖晃了一晌。他不清楚這種漣漪似的晃漾,也許是因為和剛剛想的反差太大,或者他沒有想過來問神這樣古老行為,也有輕熟女之類的漂亮女生。女生穿著一身黑衣黑褲,只差沒戴黑網紗帽,彷彿才剛從某個告別式離開,進行過冗長的誦經、上香、跪拜的繁文縟節,身上且飄著一股檀香味。一個時間停滯的人,這使女生年輕,但也使女生老化。空氣隨著她走進,飄進一陣風,哀傷的風。

女生進來,他示意她坐在對面的椅子。女生坐下後,忙著把手中問神的事情遞上訴狀,彷彿急切要把哀傷給送出。這庵特別,要到代筆室之前,必須先擲筊取得同意,須燒多少金銀財庫也都問好了,進代筆室只是待寫上達神佛、下通幽冥的疏文。

他接過一疊不同顏色代表不同路徑的願望。他以前自己也來這庵拜過,但沒看過要燒這麼多財庫的人,就好像一次要抵達許多旅遊地的通行證費。

他看著,有要燒給嬰靈的、有要超度歷代祖先的、有要補充財庫的、有要脫離病苦的、有要燒給冤親債主的。每一張都有兩份雷同的,他皺眉看著,女生忙說一份是母親、一份是自己。說自己時,聲音小聲到就像蚊子飛過。他習慣皺眉,看起來嚴肅,但其實沒有別的意思,女生誤會他要寫的疏文太多而不耐煩。

他因新手,忘了要微笑,仍按自己本來的樣子說著:小姐,妳要超度母親的歷代祖先。但母親要超度的歷代祖先,和妳的姓氏完全一樣,那度一家就行了。

女生完全分不清楚父姓、母姓的祖先不同似的,誤以為他不願意寫,聲音突然因為急促而拔尖了起來。

我要替媽媽單獨超度歷代祖先牌位。

那妳就要寫媽媽的姓氏,妳媽媽和妳的姓不同吧!

不同,她了解之後,聲音又變回正常頻道。有點臉紅地接過他手中寫錯姓氏的單子,改成母親的姓氏後,女生又將紙推回給對面的他。他看了看說:妳媽媽要超度的歷代祖先應該地址也不一樣啊!

她聽了又開始面紅,只差還沒耳赤。我不知道我媽媽老家的地址,只知道雲林。

可以只寫雲林嗎?

這樣不行,他想這女生怎麼那麼天真。雲林那麼大,怎麼迴向給她母親的祖先?他沉吟了半晌說:妳可以打電話回家問啊?

女生聽到打電話時,突然生氣地說:怎麼這也不行,那也不行?我覺得你好像很不願意幫我忙似的,你根本就不想幫忙寫疏文。

他被指控,也生氣了。小姐,我是好心怕妳迴向文寫錯地址,那麼就是燒了疏文,也沒用啊!

女生這時才又和緩了些,聲音又變回小聲,低聲說著:你知道會來問神的幾乎都是走投無路的人,那種痛苦你了解嗎?我能問就問了。

他瞬間理解自己太公事公辦了。他隱約想女生的母親不是昏迷就是植物人,或者無法開口說話的失語者。(中)

➤➤➤代筆生(上)

上一則

從農村到山區插隊

下一則

卡里科的救贖(中)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