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曾指川普「國家毒瘤」俄州眾議員岡薩雷斯不連任

最新衛星影像 北韓正擴建武器級濃縮鈾生產設施

變成棍子的男人(七)

他演一個上班族男人,帶兒子到百貨公司頂樓的遊樂場玩,突然一陣地獄的陰風將他颳下樓去,瞬間他變成一根棍子摔落地面,被嬉皮少年撿來耍弄。勃魯斯必須隨著道具棍的彈跳擊打,做出相應的動作,讓觀眾明白棍子原身的內心狀態。

「就像卡夫卡的主人公蛻變為一隻大蟑螂後,還是具有人類的思維和感情,對嗎?」勃魯斯註解性地問,也是向其他演員說明。素惜微笑點頭。自從上次深談後,他們之間多了一份相知的默契。今晚她讓勃魯斯主導排練,和兩個嬉皮少年一起協調動作,一時舞台上棍棒摔擲,笑鬧不斷。

素惜望著勃魯斯和其他演員逐漸熟稔、友好,不再那麼孤芳自賞,不由得有種做母親的看到孩子成長時的欣慰。隱隱的,唇際還殘留著祕甜的吻印,肩上重演被摟住的蠻勁……素惜回神過來,淳子不知何時早已溜去抽菸了,演員也練了五十分鐘,該讓他們放風片刻。

昨晚設計師留了話,說「花道」已經釘好,只差上漆,素惜便往舞台後面的小工坊尋來。果然,地上躺著一條雜木拼接的長板道,長寬合適,但表面粗糙。明天可要提醒劇工將它仔細磨平,多上幾層漆,免得演員赤腳被木刺戳傷皮膚。

小工坊有一道後門,方便從外面搬運大件布景和道具進劇院。右側靠牆處有一道迴旋樓梯,通到教堂塔上的鐘樓。現在鐘樓拆空了,樓梯仍在。素惜心血來潮,拾級而上,想從空樓上高高的後窗望出去。

北國深秋白日短,傍晚未到天透黑。她從髒兮兮的窗玻璃遠眺,只見劇院後園樹影朦朧,淒清幽靜。往下一看,後門出口台階被一熒孤燈照著,昏黃黯淡──咦,台階旁的牆犄角有一團黑物蠕動著,影影綽綽,看不分明。定睛一瞧,是兩個相擁的身體,頭顱黏接,正深吻著。(七)

➤➤➤變成棍子的男人(六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想念的人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