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新冠何時消失?醫:史上只有2傳染病曾完全消失

東奧/中國隊最小選手 14歲全紅嬋10米跳台奪金

變成棍子的男人(五)

十年前他大學畢業,東闖西蕩,摸不清目標,後來重回校園專攻表演,終於適才適志,在小型藝術劇場界挑梁,演出不少挑戰性的角色,漸有名氣。然而小劇場謀生不易,大型商業劇院又非所愛,一時心高氣傲,決心找尋新的舞台、新的表演方法。這一找就去了日本,從頭學一種東方的演出體系。那真是一種驚艷啊!他說,選入蜷川導演的莎士比亞演出時,天天都有啟發,感覺終於找到了一直在追尋的答案。

聽到這裡,素惜對勃魯斯有了全新的認識,不禁欽佩他的勇氣和毅力。跨文化、跨洲際去尋找一個答案──自己不也一樣嗎?只是還沒有他那種腦洞大開的經歷,而且時時自疑著,走在人生的崖邊。

「其實,幾年前我在日本娶妻,再也無法自由自在拜師學藝,我對妻家保證,一定找個穩定的工作,安家落戶,這樣只好回國了。現下我的心態和過往很不同,耐心謙卑許多。我對自己說,總不能老是重新開始吧。」他笑笑,有點無可奈何,卻也有幾分厚實。

這個日本妻啊,素惜動情地想,是他人生圓規的尖腳,既做他的槓桿,又當他的輪軸,給他動力前進,也成了他精神的後盾。因為她,這個孤帆野遊的男人安定下來了。舞台孤燈下,勃魯斯垂著頭,眼眶是兩丸黑洞,睫毛如金鉑柔絲搧動,令人疼惜。素惜第一次感受到他軟弱溫存的一面,在這謙卑裡,她跟他的波長一致。

「勃魯斯,我覺得你剛說的話很貼近拳手的內心。如果你能抓住這一刻的心態,用在表演上,或許能體現這個角色的感情核心?」素惜真摯地說。(五)

➤➤➤變成棍子的男人(四)

日本 劇場 導演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我的另一位父親

下一則

愛鳥,何不種樹——再談鄭板橋(下)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