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/東京奧運獎牌榜 中國2金暫居第一

東奧/中國第2金出爐 侯志慧舉重破奧運紀錄

通行證(二)

牛春嶺說:這是我自己花錢買的。

不管自己買的,還是班裡買的,為何厚此薄彼,只給四花一人?二花面色不悅,上樓去告訴其他兩朵花,星期六全班集體活動,不過沒有稿紙可領。

四花是女生中唯一已婚的,本來讓牛春嶺沒什麼想頭。但他是男人啊,對著嗲聲嗲氣的女生,一本稿紙有什麼捨不得的?二花雖然名花無主,但在牛春嶺文科才子的眼中,理科出身的二花言語、表情、身板、舉止都缺少了點風情,所以就變小氣了。

相片洗出來,牛春嶺打電話叫女生們來宿舍取,順便又請她們看看自己以前拍的照片。牛春嶺愛好攝影是有理由的,女生們沒有不喜歡照相的,相機在手,她們自會蝴蝶一樣聚攏過來。牛春嶺向她們展示自己以前拍的祖國大好風光,在一片讚歎聲中,邀請她們以後一起旅遊。話題一打開,再跟她們談談文學、詩歌、理想、人生,幾個回合下來,牛春嶺和女生們的交情就顯得不一樣了。

牛春嶺並不知道,男生們私下給他總結了招待女生的「牛氏三斧子」:拍照片、邀旅遊、談文學。

事實上,他的三斧子並不那麼靈光,他在大學當了幾年老師,也沒砍下一個、半個老婆來就是證明。雖然他時不時炫耀在北京讀書時、在大學教書時,有什麼什麼樣小護士、什麼什麼樣女老師追求過他,但終歸他現在還是孤草一根,總有些理不直氣不壯。他自己的言外之意則透露出,是他的心太高,看不上,一般人都看不上。

第一學期有四門課,在系裡的小教室上。高一屆的師兄、師姊們已經告誡新生,專業課沒什麼難度,要想拿到碩士學位,有三件事必須搞定:英語過關、發表文章、論文答辯。

研究生英語是全校統考,最終大家都會考過,但看你是什麼時候考過。入校沒多久,有一場全校研究生英語摸底考試,通過的免修英文,沒通過的要上英語課,期末考過了就過關了,沒考過的第二、第三學期一直修下去,直至考過。發表文章是要在國家核心期刊上發表一篇學術文章,畢業論文則是要寫出兩萬字的專業論文,並通過系裡評委團的答辯。

牛春嶺將第一件事順利拿下,他通過了學校的英語摸底考試,第一學期只上上專業課,過得優哉游哉。入校的新鮮勁一過,大家的生活安定下來,男生、女生也只在上課時才見面。課間,一花看見牛春嶺穿了一件棕色西裝,配了一條鬆緊褲腳的灰色運動褲,腳上是一雙白色旅遊鞋,連譏帶笑:「你瞧你這是什麼時尚風格啊!」

正戳在牛春嶺的痛處。他讀研的目標不僅是要拿一個學位,最重要的是要找一個可以結婚、能夠照料他生活的女朋友。班裡這四個女生,不,這三個未婚女生,好像都沒什麼戲。

一天晚上,牛春嶺和幾個男生在校園散步,逛到圖書館後面的小花園,忽然看見一花和一個高大的小夥子走過來。一花穿著寬鬆的T恤衫和緊身短裙,腳踩拖鞋,那小夥子推著一輛日本產大摩托,一看就不是校內的。一花看見男生們,笑呵呵地向雙方介紹:這是我的高中同學,這些是我現在的同班同學。又吩咐高中同學:還不把橘子拿出來分給大家吃。顯見著兩人關係不一般。

黑暗中,沒人察覺牛春嶺臉色頓時黯然。牛春嶺沒接那高中同學遞過來的橘子,反把自己剛買的蘋果留下給大家吃,找個理由告辭了。

牛春嶺決定放棄班裡這一片陣地,迅速改變進攻方向,居然戰況甚佳。學期初,他如果不在宿舍,要嘛在系裡老師辦公室,要嘛在教室張羅班務。到了學期末,如果他不在宿舍,男生們都知道他去約會了。

後來再也沒見一花的高中同學出現。不過是一場誤會,但牛春嶺現在已有了女朋友,誤會不誤會的就無所謂了。

女朋友是同系高一屆的女生小龔,論起來是師姊,年齡比牛春嶺還小三、四歲。牛春嶺的優點是,只要是自己的就是好的,就喜歡,這小龔怎麼看怎麼順眼,敦厚、賢良,就是他要找的人。

從此,牛春嶺發表的文章都掛著一個第二作者:小龔。

研一下學期只有兩門課,同學們見面的時間更少了。四花漸漸顯出真面目,二十六、七歲的大姑娘,懵懂無知,好像到研究生院來接受啟蒙教育。初中的英文單詞也有很多不認識的,全班只她一人仍在修英語課。人人納悶她是怎麼考進來的。據說她是少數民族,加了分,但有人說她實際是少數民族區的漢族。不管怎樣加分,不過加五分、十分,而四花與大家的距離遠遠不止五分、十分。

四花雖然幼稚,但脾氣慢、性子柔,在男生中算有些人緣。不過,她一去男生宿舍就坐下不走,也挺讓人吃不消。男生們要去吃飯、學習、洗澡都出不了門,你推我、我推你不好開口跟她明說。

三花則是另一個極端,隨時隨地端著架勢,好像她胸懷多麼高尚、多麼聖潔的偉大理想和情操。(二)

➤➤➤通行證(一)

北京 教育 攝影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我的另一位父親

下一則

愛鳥,何不種樹——再談鄭板橋(下)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