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第3針疫苗測試 他輝瑞混打莫德納「肩膀像被重拳打」

找到工作者每周可領180元 國會提案鼓勵就業

心雲(全文完)

我們只好把帶來的東西交給護士,託她轉交給病人,然後我們離開了。

回去的路上,我收到了一條短信。「謝謝你們來看我。」沒有署名,可我知道發資訊的人就是程頌。

「對不起。」我回覆他。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他道歉。

過了一會,手機上多了一條短信「那封情書是你寫的,對不對?」

「對。」

「你真的一點都沒有喜歡過我?」

「我不知道。」

「那等我病好了以後,我還能找你喝酒嗎?」

「你確定?不怕我耍酒瘋?」

「確定。你願意嗎?」

「好的。」我按下發送鍵。

他發過來一個笑臉。那是我收到來自於他的,最後一條短信。

兩天以後,程頌死在了醫院裡。死因是高原反應引起的肺水腫。葬禮我沒參加,只是在網上訂購了一捧水仙百合。我還是沒有勇氣在隨花送去的卡片上署名。我想在經年過往中的某個瞬間裡,我是對程頌動過心的。也許是在那個灑滿月光的夜晚,也許是打開他留給我的那箱書的時候,又或者是他在酒店大堂裡,微笑著向我展開雙臂的時候。一瞬,只有一瞬。但也是有過的。即使我始終不願意承認。

事到如今,我依舊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,來準確形容我和程頌之間的關係,我們好似總是在遙遙相望、若近若離。而我在每次想起程頌的時候,都會抬頭望一望天空。有的時候是風雨欲來的陰霾,有的時候是一望無際的清澈。我總覺他還活著,生活在這世界上的,我無法到達的某一處。不管何時何地,只要我想到他,都會如思念壽終正寢的結髮愛人一樣,心中充滿了溫柔的懷念。

這是屬於我一個人的,永遠的祕密。(全文完)

➤➤➤心雲(八)

手機

上一則

百達翡麗年度珍稀工藝展 熊貓懷表等75件絕世珍品展出

下一則

貓要養夢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