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金正恩:北韓必須對美做好「對話、對決」兩準備

甫獲密大雙碩士 23歲中國女留生 玩槳板意外溺斃

還鄉(六)

現在,她站在這一模一樣的音樂裡,那種古怪的不安感又回來了。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衝破層層阻力,向著某個地方奔湧而去。

有一次,曲終人散,丈夫不見了,什麼地方都看不到他。後來,魏敏奇在一棵香樟樹下找到他。丈夫躺在那裡,用衣服遮住臉,已經睡著了。

眼看著丈夫的體力一天天衰弱下去,經常性地陷入冗長的睡夢中,魏敏奇束手無策。那些滋補藥品、獨門偏方被她千方百計地尋來,但他根本不願一試,說自己什麼病也沒有,睡一覺就好了。

除了嗜睡,丈夫身上並沒有表現出別的症狀。

這一年來,他睡得太少,是需要好好地補一補了。

丈夫的歸來並沒有讓魏敏奇安下心來,好像他身體中的某一部分仍在外面遊蕩,經歷著不可知的一切。她說不清楚那種感覺,就像她工作中碰見的那些被刮花了的玻璃,無論怎麼努力,都很難讓它們回復透明的本性。

有時候,她擦著玻璃,忽然就走神了。玻璃那邊好似出現一個模糊的人影,那人影向著遠處走去,她太想叫住他,和他說說話。她有太多話要說,一旦感到自己正在見證某個時刻的到來,又什麼也說不出來了。

丈夫是在那年春天的末梢回的家。魏敏奇記得很清楚,丈夫回家的第三天,她透過玻璃窗看見的樹葉,鮮綠、發亮,閃著光澤,讓她驚奇不已。那真是她一生所見最美的樹葉,它們似乎是透明的,汁液飽滿,隱隱可見葉脈閃爍。(六)

➤➤➤還鄉(五)

上一則

《閃亮的日子》徵文啟事

下一則

遠方之外的遠方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