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新冠不太可能更致命突變 AZ疫苗女爵:只會變感冒

川普周末喬州募款 貴賓席門票起價1500元

萬鑫鑫的陶藝課(一○)

鑫鑫「啪」的一下,彈開了女子的手:「我沒發燒,腦子好好的。我剛剛在說一個卡通故事給妳聽。只是我覺得我的處境和那些蝨子有點像。我媽,她叫麗‧亞隆榮,一直希望快點把我嫁出去。她每天酸言酸語、風言風語的,就想把我這隻惹得她頭癢頭痛、不得安寧的蝨子洗走、吹走。偏偏我飛越禁區──廣大的太平洋──之後,非但沒嫁出去,而且還想再回去家裡……」

「夠了沒!沒人會把自己比作蝨子的,也沒人想被比作陰蝨。」

「妳還沒有告訴我,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?」

「這是我家。自從我的前夫回到了太平洋那一端,也就是飛越了妳所謂的禁區之後,我就帶著女兒開了一間陶藝坊,假日帶幾個孩子學陶藝、做手工啊,獨自養大了女兒。如今女兒長大了,自立門戶,只有我一個人住在這間陶藝坊裡。」

「原來還是個做藝術的!怪不得那些歪瓜劣棗、稀奇古怪的水果,經妳這麼一擺一放,也是好看。還以為是一種什麼我沒聽說過的設計風格哪。」

「誰去故意設計那個。」女子微微揚了一下眉,把水杯遞到鑫鑫手上。「原本攏統一起放在一個直筒玻璃罐裡,擺在靠牆的一個工作檯上。不是牆被某人撞了,工作檯打翻了,罐裡的水果也散了一地,才撿來這邊窗台上的。」

鑫鑫拿杯子的手忍不住發抖。「該不會,那個某人就是我?」

女子瞥了鑫鑫一眼。(一○)

➤➤➤萬鑫鑫的陶藝課(九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台灣繪本「樹上的魚」 在中歐斯洛伐克及捷克上市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