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台新冠確診增75例 三級以來首降百位以下

蔡英文悼念拜登愛犬 男星向佐罵「舔狗、為難我們家」

日落(全文完)

或者我們也可以這樣生活。郁歡望著黑美人的背影,對劉翔說。為什麼我們必須按部就班地遵守傳統生活規則?

劉翔說:不是不可以,問題是你能不能做到。

郁歡想一想,自己回答辦不到。但同時,隱隱地感到一種鬆弛。或者,破產也沒有什麼不好。天上飛的鳥兒,都只有翅膀。

當晚,郁歡在網上申請了學校。她知道,躲在丈夫身後過日子只是自欺欺人,只是鴕鳥把自己的頭埋在沙中,尾巴還是暴露在風沙裡。當郁歡看到劉翔的眼淚,心像被某種鈍器擊了一下,她的心因為疼痛而甦醒了。

郁歡對劉翔的選擇無話可說。破產了,他們就重新進入風雨飄搖的就業市場,他們沒有資金重新來過。他們重新回到十多年前,那個剛剛踏上魁北克大地的冬天。那是飛雪的寒冷冬天。他們一夜間回到了剛來的日子,好在如今他們對這個城市有所了解,不再是盲目無知。

就像十年前他們第一次見到狄先生一樣,雙方相互看一眼,眼神就移開了。他們誰也沒說話,擦肩而過。劉翔將鑰匙掛在鎖上,留下一個空蕩蕩的房間。

兩個人走出來,見希臘餐館的喬治圍著圍裙,倒坐在一張木椅子上,胳膊架在椅背上,臉朝著小街深處張望,見他們走過來,就微笑著點頭。

郁歡停下腳步,問喬治在看什麼,喬治說在看日落。郁歡抬頭看過去,果然見一輪落日正從雲層跌下來,掛在正在變紅的楓樹上,好像一個巨大的橘子,天空被染成一片火紅。

兩個人就站在喬治身後,一起凝望著落日時分,不說話,好像被美景震懾了一樣,渾然忘記了一切。

明天是個好天氣,郁歡說。(全文完)

➤➤➤日落(二九)

破產 就業

上一則

泰國遭竊9世紀骨董 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歸還

下一則

兩位白人上司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