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衛生部:住養老院亞裔紅藍卡持有人 去年死亡率最高

西班牙特赦加獨領袖 輿論譁然萬人抗議

夢中的肉燥香(下)

阿普航空/圖
阿普航空/圖

當小女娃的視線和她接觸時,利雲向她揮手,小女娃居然搖搖擺擺跑向她。在小女孩跌倒前,利雲飛快跑過去,把她抱進懷裡。

小女娃並不見生,抓起她胸前的鍊子把玩著,利雲忍不住在她紅通通的小臉上親了一下。小女娃身上散發的孩子氣味讓她起了無名的悸動,像一顆久藏的種子浸入了水中,突然甦醒發芽。

小女娃似乎很喜歡她的擁抱,直對她笑。利雲本想把小女娃送回店裡,但才走幾步,她心裡突然生出一個念頭。她把小女娃緊緊裹在大衣裡,她的手開始顫抖,然後她感到她全身在顫抖。她想阻止她內心想做的事,但她無法遏止她的腳步加速走向車站。

裹在大衣裡的小女娃以為利雲在和她玩遊戲,呵呵笑著。正好車站有一輛即將發動的公車,利雲也不問車子開向哪裡,立刻跳了上去。車上沒什麼人,她選在後排坐下。她幾乎可以聽到自己怦怦的心跳聲,小女娃貼著她的胸膛,在心跳聲的催眠下,很快就昏昏睡去。

四十歲之後的利雲仍然是單身,但成了單親媽媽。第一次聽到巧芬喊她媽媽,她暗淡的人生彷彿突然變得明亮光彩,她知道她再也捨不得讓巧芬離開。

她想方設法,把巧芬合法地變成她的女兒。她告訴親友,這個領養計畫已暗中進行多時,這次南下就是去接孩子回來。對於內心隱隱浮起的內疚和不安,她說服自己這是天意使然。

有了巧芬之後,利雲從冬眠甦醒,大步跨出自設的隱形盒子。她毫不吝嗇和女兒分享生活的樂趣,從飲食到衣著處處展現她的全心投入,像是要彌補虛度的歲月,也像是要彌補對巧芬的刻骨內疚。

她盡心盡力栽陪巧芬,巧芬是個聰明伶俐、善解人意的孩子,知道母親對她的期望,對所有的學習都全力以赴,她要母親以她為傲。利雲了解巧芬一心想的是感恩圖報,她越是刻意承歡,利雲越感到心虛不安。

看著巧芬那一對水汪汪的大眼,利雲不確定她兩歲前看到的事物,是否仍然存放在她腦海裡的某個角落,雖然她明白,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,但她就是無法完全釋然。

有一樣東西利雲一直想給巧芬,但始終無法完成。

她拔了巧芬的根,她想至少應該給巧芬一個屬於她家的味道。

巧芬親生母親調製出那口肉燥飯的味道,不論利雲用何種香料、何種烹調法,就是仿不出那獨特的香味。每次看巧芬吃肉燥飯,總提醒她,她不是巧芬的親媽。

利雲也常想到巧芬的父親,失去孩子的父親會是什麼樣的反應,會對他的生活造成什麼樣子的影響。如果他因此痛苦一生,那真是她終生難以彌補的罪過,她確實是把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。

巧芬成年後,她常想是不是應該聯絡巧芬的生父,告訴他巧芬過得很好,請他放心。但是她怕他會把巧芬要回去,甚至告她拐騙小孩,更怕巧芬會恨她,最終她只能把這個祕密隨著她一起埋葬。

那天巧芬無意間看到一個旅遊節目,介紹南部叫橋尾的小鎮,最近開發了一個遊樂中心。巧芬聽到「橋尾」兩字,立刻聚精會神看著畫面。鏡頭隨著主持人四處走動,然後停留在一家小吃店前。小店夾在兩旁樓房中間,更顯得低矮殘破。主持人誇張地說,這家老店的肉燥飯是天下第一,而且陳舊的店面背後還有個感傷的故事。

店老闆是個滿頭白髮、背微駝的老先生,訴說著三十年前他有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女兒失蹤的事件。

「我兒子要我把店關了、把房子賣掉,搬去和他住,我不肯。萬一我的小女兒回來找不到家,怎麼辦?」老先生語帶哽咽地說。

巧芬第二天一早開車南下,當她把車停在小店旁,一陣陣她夢裡飄浮的肉香撲鼻而來,她的淚水立刻滾滾而下。(下)

上一則

抗疫過母親節

下一則

烏魯木齊的雪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