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新書爆川普鏡頭前作秀 私下討好普亭:假裝對你強硬

美鐵翻覆 罹難喬州老夫婦慶「金婚」卻搭上死亡列車

一路有你(八)

當我在小徑的盡頭,倒出小瓶子裡的骨灰時,黛西問:「您是為了紀念某個人而來的嗎?」

「不,完全是為我自己。」我答。

黛西舉起她的瓶子笑說:「這是空的。我本來想帶回一些東西,但是現在認為沒有必要了。」

雖然我們都沒有明說,但是黛西和我似乎達成共識,把我們在阿帕拉契所經歷和討論過的一切,都留在阿帕拉契。那次旅行結束之後,黛西和我都沒有再提起阿帕拉契小徑,或者任何在那裡聊過的話題。

3 二十四小時在高雄

這是我第一次和美洲來的朋友,一起逛老家高雄。我從美國來、曉琪從加拿大來,就像和久不見的姊姊重逢一樣開心。我們自從十多年前在紐約分別之後,就一直沒有相見。

我們有二十四小時可以逛,更確切地說,是二十小時。抵達高雄已經下午四點了,第二天中午就得去機場。但是我們擁有很多時間。

雖然我兼具主人、導遊、遊客三重身分,感覺卻更像外星人登陸地球。

我從小就經常被喊作「外星人」,不太理解人類的語言,不知道人類都在追求什麼。長大以後,我才發現,外星人也可以在地球被接受,也能有朋友,比如曉琪。

曉琪和我很久以前通過一個共同朋友認識,可是已經忘記那個人是誰了,或者是個我們不願意想起的人。總之,隨著友誼的發展,我們相遇的觸點越來越顯得微不足道。

沒有偶然的相遇。我們在何時何地,以何種方式相遇,就像太陽的照耀和風的吹拂,都在宇宙的計畫中。(八)

➤➤➤一路有你(七)

美國 紐約 機場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避疫發奇想 矽谷父帶子創業修理單車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