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加州德州將安置數千阿富汗人 某些州接納數為零

大法官湯瑪斯譴責媒體 強調最高法院公正獨立

萬鑫鑫的陶藝課(四)

「喲!這位妹妹內行喲!」

一個陌生男子嘻笑著靠近來。其實如果他的頭髮不那麼紅,混充一下「苜蓿」是沒什麼大問題的。這個念頭閃過,鑫鑫就有意無意地灌下一大口酒。淺琥珀色的酒液好像沒有進入她的腸胃,而是摻兌到男子頭頂上,眼看著他的髮色就一個色度、一個色度地淡了下去,晃頭晃腦調笑的時候,間或還閃著金色光芒。

鑫鑫不由得朝他懷裡靠過去。男人把手臂像鵬的翅膀一樣展開來,鑫鑫身上那件又厚又硬的牛仔外套,也不再成為兩個人之間的阻礙,近得鑫鑫聽得見男人的心跳,還有和著心跳節拍的說話聲:「想不想,去更好玩的地方玩?洛杉磯市區三街那裡有家酒吧,裡頭的男人也修著精緻的指甲、穿著裘皮,女人的頭頂上裝飾著藍孔雀羽毛。那裡的DJ打出來的節奏,震得妳的靈魂都會跟著起舞。」

鑫鑫覺得男人也真囉嗦,說出這樣落落長的話,叫她一下聽不明白。便問道:「你的意思是說,要去玩更好玩的?走呀!等什麼呀!」

說完,卻無力把身體從男人懷裡拔出來,由著他半摟半托地出了故事小館。到了外頭,涼風吹啊吹的,綠色的苜蓿燈閃啊閃的,鑫鑫的酒醒了七、八分。

「我突然想起一件事,我今天必須去做一件事。」

男人哪肯放過了,只管愈發用力地把她摟在懷裡。

鑫鑫撥弄了一下男人額前的瀏海,浮在上頭的金色便完全消失了。夜色下,男人亂蓬蓬頭髮好像歇了一隻紅色的狐狸在頭上。這下露餡了!也不是誰都可以冒充前男友的。

男人突然改口說:「不然,不換地方了。我們回去再喝兩杯?就只乖乖喝酒?」(四)

➤➤➤萬鑫鑫的陶藝課(三)

洛杉磯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想念的人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