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不贊同兒童打疫苗 川普:他們99.99%不會被感染

美砸32億元加速研發「抗新冠藥物」最快年底問世

夢中的肉燥香(上)

阿普航空/圖
阿普航空/圖

巧芬的母親臨終前對她說,那小鎮叫橋尾,賣肉燥飯的小店離市場不遠。

那是兩年前的事了,母親要她答應,無論如何必須去那走一趟,找到那個小店。

巧芬想,母親三十年前去過那裡,如果小店還在,真是個很大的奇蹟。但是對於一個垂死病人的交代,沒有人會去做邏輯上的辯論。

兩年來她常想起母親,但從沒認真想過,要去尋訪那賣肉燥飯的小店。雖然她是愛吃的人,美食對她有很大的吸引力,可是她不認為一個鄉下小店,會存活三十年。

巧芬喜歡看美食節目,也很懂吃,她朋友說她是天生的吃貨。電視節目或網路上介紹的餐館或小吃攤,只要有機會,她都會不遠千里去品嘗一番。

她可以分辨各種香料,如果你把眼矇起來,讓她憑嗅覺說出香料名稱,正確率幾乎百分之百。可是有一種香味,一種常在她夢裡飄出的香味,她始終找不出是何種香料或配方。她知道那是一種肉香,很接近母親做的肉燥飯味道,但又不完全是。

巧芬的味蕾和她母親不相上下,對食物有高度的品味能力。不過她不能說這項本事來自遺傳,只能說逐漸被母親薰陶培養。因為她是母親收養的孩子,和母親沒有相同的基因。

從有記憶開始,巧芬就記得母親常帶她去吃好吃的東西。她牽著母親的手,蹦蹦跳跳穿梭在大街小巷中。不論是小攤或餐館,母親挑選的沒有不可口的。巧芬成年後,她牽著母親的手,帶母親去品嘗她發掘的美食。她們的血脈不相連,是食物讓她們堆積出深厚的母女情緣。

母親很喜歡做肉燥飯,可是每次做完,她總是聞了又聞,然後說:「不對,少了點什麼!」

巧芬卻不覺得有什麼不對,總是津津有味吃著,嘴裡還不斷稱讚。

母親一向喜歡看巧芬吃東西的樣子,說她咀嚼時散發著滿足感,讓人食慾大開。可是每次母親看她吃肉燥飯時,總是顯得不自在,甚至有些失神。年紀越長,巧芬越能察覺出母親這奇特的表情。

終於有一次,她問母親:「媽,為什麼每次我吃肉燥飯,妳的表情都怪怪的?」

「沒有啊!我就是在看妳吃啊!」母親像是被人揭穿祕密一樣,極力要掩飾什麼,臉上堆起很不自然的笑容。

巧芬記得有一次,母親無意間提起:「我好懷念當年在南部鄉下,一個小店吃過的肉燥飯,一聞那香氣,就讓人飢腸轆轆。吃完好久,還感到唇齒留香。」母親說完,一臉不勝嚮往的神態,但一回神,定定看著她,就若有所思地嘆了口氣。

她以為母親在為美食不可得而感到遺憾。

「媽,妳記得在哪個小鎮嗎?我們可以一起去吃呀!」巧芬好奇地問。

「十幾年前的事,哪還記得?」母親說完,立刻轉入別的話題。

之後,母親就不再提起這事,巧芬也不再發問。

母親不願說的事,巧芬絕不會追根究底。不論她和母親如何親密,她還是提醒自己應守的分寸。血濃於水,自己是水,就應盡量保持水的清澈甜淨,不討人厭,這是她從小就有的自覺,似乎是一種本能。

母親要她做的事,即使不喜歡,她還是會勉強自己去做,像學鋼琴。她自知音樂細胞不足,學起來十分辛苦,根本無法領略個中的樂趣,但她還是強迫自己每天練習一小時。這架鋼琴是母親為她買的,她怎能辜負母親的期望。

後來進了中學,課業繁重,母親不再要求她學琴,她才如釋重負,減掉心中不少的壓力。

巧芬記得母親說過,自從有了她之後,才開始新的人生。她一直不了解這句話的真正含意,但只要能帶給母親快樂,就是她最大的驕傲。

巧芬很少想到她的親生父母,母親告訴她,她是個棄嬰,沒人知道她的身世。既然如此,她也就不願去追究自己來自何處。她的人生是從兩歲開始,在她的相簿裡,兩歲之前是空白的;在她的記憶裡,兩歲之前也是空白的。(上)

美食

上一則

啄窗鳥

下一則

我看到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