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55.9%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

立陶宛宣布 捐2萬劑AZ疫苗給台灣

一路有你(六)

「到阿帕拉契徒步旅行啊!這是你現在可以做的,可以自己決定而去做的。而且我們已經得到了小徑天使的愛,就饒了你父親吧!」

我勸說黛西的同時,其實想起了自己不能忘懷的事情。我說給黛西聽的話,全都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
「說的是。」黛西嘆了口氣,好像對我的話不是很買帳。「他都死了,我還不原諒他。」

「現在可以原諒啊!不會太遲。」我才剛知道黛西的父親過世了。

「不會太遲。但我還是不想。」

「那你就難受吧!難受是你的權利。」

「天啊!我才知道你這麼譏諷。」

「哈哈!現在知道也不遲。」

「太遲了,我這一路還有幾個月要跟你在一起呢!萬一受不了你,怎麼辦?」

「我不擔心。」

黛西一臉無奈,我差點又想問她「我們是不是好朋友」。

「你不要再讓我腳趾疼啊!」她猜到了我忍住的話,還是有點默契。

「回到正題,我早就不奢望父母對我有何了解,我也不了解他們嘛,很公平。我住在家裡時,他們有很多機會觀察我。後來我去上大學,他們再也沒有機會每天見到我。但是在大學期間,我的裡裡外外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上研究所的時候,情況更是越來越糟糕──「更糟」是指就他們對我的了解而言,對我來說並不是這樣。我想,我媽一直以為,我還是和高中時代一樣。至於我爸,不知道他對我有什麼看法,但我經常覺得他認為我很愚蠢。哈!」

黛西好像被我的「哈」嚇著了,沉默了一會兒。突然間,但是毫不奇怪的,她轉移了話題。(六)

➤➤➤一路有你(五)

天使

上一則

來自台灣夫婦培育觀賞魚 荒漠農場宛如世外桃源

下一則

如夢似貓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