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東奧/拜爾絲平衡木拿下銅牌 中國隊金包銀

東奧/杜蘭特29分 美國男籃逆轉西班牙挺進4強

萬鑫鑫的陶藝課(一)

趙梅英/圖
趙梅英/圖

1 萬鑫鑫又失戀啦!

接到男友的分手簡訊,是在星期五下午的電影藝術造型課上。原本的陶藝老師帶作品去紐約參展了,當身著彩色薄紗衣衫的東方中年女子走進教室時,誰也沒把她當回事。大概因為那身彩色的薄紗衣衫吧,搞什麼呀!難道要拍寶萊塢版的《臥虎藏龍》?哪個現代的都會女子會把自己穿成那副德性的!同學們繼續三三兩兩地站著,說笑的說笑,吃洋芋片的也繼續「喀滋喀滋」地嚼個不停。

中年女子也不氣也不惱,拖著飄飄拂拂的衣裳走去前方,對著講台下說:「上課囉!我是今天的代課老師,名字叫雪‧南方。」鬧烘烘的人群才散開來,各自拖沓著腳步,走到位置上。

女子繼續說道:「南方是我的姓,雪是我的名。這個名字是我的奶奶,我媽媽的媽媽,幫我取的,她是上個世紀的人了。」萬鑫鑫想,難道妳不是嗎?

「她沒有上過洋學堂,也沒有裹過腳,但給我取的名字卻很前瞻,像不像各位的電子信箱──雪@南方?」

班上老外同學被唬得一愣一愣的,唏噓著「好美麗的名字喔」。萬鑫鑫卻覺得若不是用力憋著,她隨時都可能「噗哧」一聲笑出來。這個名字啊,就像她身上的衣衫,假仙做作不合時宜。根本是土得掉渣好吧!不要以為掉下來的是冰渣、雪渣,就不是渣!

大概還在二十年前吧!那時她剛升上國中。晚上的時候,媽媽麗總愛站在院子裡清洗小食攤的竹櫃子,左手拿著一根細而長的水管,右手拿著一柄馬毛軟刷。從橡皮細管裡流出來的水咕嚕咕嚕的,滿溢在竹篾之間。水到的地方小刷子也跟了過去,「唰唰唰」地響,再狡猾的灰塵也逃不過媽媽麗的這柄細毛軟刷。旁邊的一台小電視聲音開得震天響,你就會聽到什麼「明月」啊、「瓊雪」啊,或者「翠山」的,這類美得叫人發膩的名字。

就是在這個時候,她的手機冷不丁地「咚」了一下。

她瞄了一眼,是男友苜蓿傳來的分手簡訊。不,從這一刻起,該稱他為「前男友」了。這個傢伙!也太沒誠意了,分手這等事,至少也該當面說個清楚吧!而不是發一通簡訊,這樣的膚皮遼草!而且,就算簡訊也該擬個稿子,一次打完吧!瞧瞧這個愚蠢又幼稚的傢伙,就像個鬧彆扭的叛逆期少年,站在電話那一端,想起什麼就噗嚕嚕地打一段,一下又想到忘記了什麼,又噗嚕嚕補一段,弄得手機咚咚咚地響個不停。

前排的同學一直回頭朝這邊看,鑫鑫手忙腳亂地把手機靜了音。抬起頭來,假裝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,看著講台上。但其實她什麼都沒看到,那些進入她眼睛的只在視網膜上留下了無意義的影像,完全沒有過到腦子裡去。

以致後來,南方雪總說,她給萬鑫鑫的第一堂課其實是在電影學院的教室裡上的。但這一天萬鑫鑫對南方雪,除了那個假仙的名字、假仙的衣裝,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。

在空洞的眼神盯著講台的時候,萬鑫鑫正忙著對自己念「咒語」哩。她在心裡不斷重複地說,現代的愛情都是即時泡麵、是速溶咖啡、是快發酵母:只要在人群中無意中多看一眼,都有機會發酵出一分情愫來,如即溶咖啡一樣迅速進入血液中,加快心跳和脈搏,狼吞虎嚥吞下去,解了一時的飢渴。但泡麵那種東西,等不到下一餐就會餓了,就開始了一輪新的循環。

念了五百遍之後,手機不響了,但是震動卻停不了。萬鑫鑫時不時地瞄一下,現在看不到簡訊文字了,只看到漆黑螢幕上的超大數字,顯示著時間。果然是保護螢幕來著!巨大的「2:30」把愚蠢幼稚鬼的分手訊息全部遮擋起來,保護著她。

2:30!她突然想到,洛杉磯夏日的下午2:30該是台北的早上5:30。這個時候,媽媽麗應該站在基隆港的碼頭上,和其他魚販們擠在一起,在半明半暗的天光下等著出海的大船載著新鮮魚貨進港。

好想回台灣一趟啊!

雖然媽媽麗‧亞隆榮與「溫柔」兩個字沾不上半點關係。她根本就是一個超級大坨的嗆辣芥末。老爸過世之後,媽媽麗推著下方安有滾輪的竹製櫥櫃,做起了生魚片的生意。早上從基隆港批回來的活跳魚鮮,不拘旗魚、鮪魚或紅魽,切成大小相若的長方形,插花似地擺放到櫥櫃裡,推到傳統市場主道中間段的地方。(一)

手機 咖啡 電影

上一則

友情超市

下一則

我看奧運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