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50萬份報紙反擊 港蘋果日報「七一抄家危機」

助歸正途 紐約市年輕遊民每月可領1250元

一路有你(三)

也許平時在城裡的生活本來也沒有太大吸引力,我們都不懷念。再說一旦離開這裡,要面對的是我們並不想做的選擇,阿帕拉契的徒步旅行成為一種拖延戰術。

我們已經在山林裡度過一個月了,周圍除了森林還是森林。我們覺得自己像森林裡的松鼠,撿著不斷落下的橡子,被大自然養育著。小徑上的生活很簡單,沒有需要決定的事情。由於吃什麼、睡哪兒都沒有選擇,我們不必費心思去考慮。走不動就休息、餓了就吃,天黑了就睡、天亮了就接著走。

我很早就聽說過「小徑天使」的故事,這回終於親自遇見了。有時候,我們會發現一個放滿瓶裝水的地方,通常在每個徒步者都會經過的地點。這些水就像急救箱一樣,是住在小徑附近的人熱心供應給大家用的。每個人經過都會感到自己得到陌生人的關懷,十分感動。

有一天,我們看到路邊插了一個告示說:「我們的小木屋離這裡不遠,歡迎過來吃點東西、喝點飲料,休息一下再上路。」

我們去了那個小木屋,屋主是一對和藹可親的老夫婦。他們說搬到這裡之後,發現離小徑很近,就猜想一定會有徒步旅行的背包客經過,於是經常送水、發邀請函,暗中幫忙或者當面款待。

據小木屋的女主人說,她丈夫一大早突然嘴饞想喝蔬菜湯,可是最近的一個小鎮也很遠,鎮上的商店和餐館周日也不開。他想著、想著,就自己開始動手做湯,一做做了一大鍋。夫婦倆想,也許有路過的客人願意過來分享,便貼出告示。

我們出現之後,夫婦倆覺得老先生的嘴饞不是無中生有,而是一種召喚,是為了大家能聚在一起。

那天還有另外三個徒步旅行者也正好走到此地,也一起在小木屋用了餐。我們都把帳篷搭在小木屋旁邊,度過一個非常溫馨的夜晚。

那三個旅行者,一個剛失了業、一個剛得過癌症、一個剛離了婚,都在旅行中尋找和治療自己。我想,來徒步旅行的人,無論是來丟東西還是找東西的,有沒有走完全程,離開阿帕拉契的時候,都不會沒有任何轉變。這一個晚上,就令人感觸很多。

「小徑天使」的出現為我們的旅途帶來許多能量。我們雖然筋疲力盡、全身痠痛,可是心裡是裝滿幸福的,至少我這麼覺得。至於黛西,她心裡怎麼想,我並不清楚,不過我總覺得,她想說話的時候一定會找我說。

黛西和我雖然整天在一起,說話的時候卻不多,只有休息和吃飯的時候,會有一些沒有內容的簡單對話。有一天,我們走得很累,提早搭了帳篷休息。身體休息了,腦子卻活躍起來。我們突然說了很多話,提起童年、成長、記憶、未來等等。

我發現這些是我們潛意識一直在避免的話題,躲在時間的盒子裡等待我們打開。它們似乎在挑選森林的某個角落,然後跳出來對我們露出鬼臉說:「看看我們吧!」

儘管我們是朋友,我們對彼此的過去卻知道得很少。越是遙遠的過去,我們越感到模糊。一方面自己不記得,一方面也不在乎。

黛西和我相遇的時候是二十多歲,雖然有些朋友會毫不猶豫地對彼此傾訴他們的整個人生故事,但我們卻好像之前沒什麼人生似的。只是遇到之後,覺得相處很融洽,做什麼不做什麼、說什麼不說什麼都可以,想去哪裡約了一起,安安靜靜度過一天也很愉快。

黛西曾經問我,我們到底怎麼認識的,說她已經忘記了。當時我比她記得多一點,但是也不清晰。後來,我們都不再關心相識的當初,珍惜相逢就是了。

這一天,在深深的森林裡,我們突然開始對話了。

我先問黛西:「如果你可以問任何問題的話,你想知道什麼?」(三)

➤➤➤一路有你(二)

天使 癌症

上一則

難忘的線上追思

下一則

亞裔不是啞裔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