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輝瑞補強針打不打?CDC:可先諮詢自行評估

德國大選 社民黨蕭茲宣布尋求與綠黨、自民黨組閣

白金莊園(一一)

現在是下午兩點,中國的半夜三點,她撥了電話,響八聲後轉入語音信箱。她覺得自己像碎片瓦解在空氣中,最近的低燒如慢火,終於將她烤熟,不燙,卻是陣陣瓷裂。好不容易拼湊成形的人生地圖,一片片離她而去:帳戶代墊到沒錢、男友回中國、最近的咳嗽疲憊,身體總覺得輕飄飄地不著地。

清早的天際晴空萬里,朵朵的白雲移動在光影下,像莫內的印象畫,寧靜恬適;冰雹此時忽然像哭泣的眼淚淅淅漱漱地落下,彈跳在地板成了小石子。她努力地讀書、工作攢錢,拋開原鄉、家人給她的束縛,想跟中國籍的男友在美國拿到身分共組家庭。現在美國發禁令,不准中國人入境。他們的愛及夢想簡單純真,不過就是廝守共組家庭。然而疫情分離兩人,政治又讓會面遙遙無期。

惠雯只能找大姊惠珍商量。車子開到姊姊家旁邊的車道,隔著車窗拿著手機對話,「怎麼會有這麼湊巧的事,所有的不幸都撞在一起?」惠雯說得快哭了。

「現在的世界亂了套,誰想到一個病毒可以關閉全世界?讓身旁所有的人成了帶菌的嫌疑犯。」惠珍將車開出車庫,跟惠雯的車在車道並排,兩人車窗緊閉,靠Facetime用手機視訊通話。

「大姊,我好怕喔!我有低燒,已經幾天了,還要照顧Anne,她胎兒的委託人已經死了,已經死了!我該怎麼辦?我要怎麼跟她說?」

戶外的網際網路訊號差,視訊慢格,惠珍只聽手機緩慢地複誦「死──死……了……」,一張惠雯的大臉裂解在手機螢幕上。

「惠雯,別緊張,姊姊在這。我有退燒藥,等下放在車庫外,妳來拿。回家馬上吃,四小時吃一次。妳先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,不要外出,居家避疫。至於Anne的事,牽扯到未出生的胎兒,我跟姊夫商量怎麼辦,再打電話給妳。」(一一)

➤➤➤白金莊園(一○)

中國 手機 美國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楊利偉披露在太空中驚險瞬間:曾以為自己要死了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