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暗查民主黨議員 川普任命的司法部高官辭職

美新冠死亡數破60萬 占全球15% 八州確診增加

日落(一三)

走到紐曼街上,天還亮著,夕陽已經下了樓房頂。晚霞還熱鬧著,粉紅、金黃鋪成一片,沒有光的地方就像灰燼,黯淡下來。路燈已經亮了,躲在樹叢中賊溜溜地晃人眼睛。

熱了一天,這時清涼下來,感覺十分愜意。郁歡見黑戴維背著雙肩包,熊一樣走在幾米遠的地方,想到黑戴維還欠著自己的錢,就趕上幾步與他並肩走。

郁歡究竟心裡急,問黑戴維什麼時候還錢。黑戴維說還沒有上班,前幾個月領失業金,過了半年,失業金領完了,他還在診斷中。

郁歡說:你到底什麼病?

黑戴維舉起一隻手,一個保護用的白色彈力罩,橫穿手掌,包住拇指。

這兒,黑戴維說,拇指拉傷。我已經看了三個醫生,兩個說可以工作、一個說不讓工作。我還要再看兩個醫生,爭取到三個醫生說不能工作,之後去找工會保護。

郁歡說:如果你找不到三個醫生呢?

黑戴維說:那就繼續找嘛!我知道我手指有問題,不能工作。

郁歡說:如果醫生確診你可以工作呢?

黑戴維就笑,一張小臉像泰迪熊,很是可愛。他說:雖然有醫生,但醫生不是上帝,雖然有機器,但機器也不完美。人體如此複雜,誰能說我就沒有問題。我是真的感到疼痛,不能工作。

郁歡知道自己的帳一時半晌要不回來,就住了口。

到了店門口,黑戴維說:能給我兩瓶酒嗎?我一有錢就還你。

郁歡斷然拒絕。黑戴維也不糾纏,笑咪咪地舉起那隻無法確診的手,向郁歡告別,說:別擔心,就快樂。

郁歡進了門,見狄先生夫婦站在櫃檯前。不知他們在說什麼,劉翔一張臉板得緊緊的,額頭上滲出了汗。(一三)

➤➤➤日落(一二)

失業金

上一則

曼哈頓華埠掛燈籠 紀念已故華裔攝影師李揚國 

下一則

曇花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