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55.8%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

台新冠確診增75例 三級以來首降百位以下

婚禮(上)

吳孟芸/圖
吳孟芸/圖

載著新娘的轎車從島嶼中部海線公路,彎進這村莊一座建造百年的四合院時,一陣劈里啪啦的鞭炮聲立即轟響起來,轎車停在四合院前的稻埕廣場上熄火。

略顯矮胖、身著花色旗袍的中年婦人撐起一把花傘,身旁跟著一個八、九歲男童,他手捧托盤,上有柑橘及蘋果各一,一老一小走向車旁。婦人拉開車門,男童獻上托盤,車內的新娘拿了盤中的柑橘及蘋果,放下一個紅包在托盤上,然後雙腳先踏出車門,接著起身出轎車,站在婦人的花傘下。在婦人的引導下,新娘和新郎一起走進四合院正中的祠堂,舉香拜天地和祖先。儀式完成後,新娘被迎娶入門,名正言順正式成為這一家人的媳婦。

她站在四合院稻埕另一頭,和祠堂相對一幢由農地改建的四層樓房三樓的房間窗口,專心注視整個迎娶儀式,不禁百感交集。

這對新人是她的兒子和媳婦。

近四十年前,同樣場景迎娶儀式,也是在這四合院的祠堂舉行。轎車裡的新娘不是別人,正是她!

當年迎她出轎車、撐花傘帶她進祠堂拜天地和祖先的婦人,是她正式入夫家門的婆婆。現在,兒子的終身大事,她只能透過一扇窗戶,隔著距離看一個毫不相干的婦人,撐起花傘引領著新娘,進入祠堂和兒子拜天地、祭祖先。

這場兒子的婚禮大事,她被迫成為一個局外人,只因為她早已不屬於這家人。

今日新郎的少年時代,就因他父親背叛對婚姻的誓言,讓經歷十多年精神折磨的她,毅然決然走上仳離之路。

據說,她是這個農村娶進的第一位大學畢業生;據說,她也是這個農村第一個要求仳離的女人。

她回想,當年迎娶之日,當轎車駛離如今稱為「新北市」內她父母的住宅時,依照習俗,她從車內丟出一把扇子。據說,這象徵放下「性地」(閩南語「脾氣」)。身為新娘的她,竟然沒有新嫁娘該有的喜悅,心裡隱隱有著無法言喻的悲傷。她覺得這是一場豪賭,她正以一生的命運,交付給無法預測的未來。

事後證明,她在這場豪賭中輸得脫底,最終不得不以仳離收場。

怪不了別人,她並不是被迫結婚的。她的男人以死纏爛打的方式,花了十年時間,從她二八年華到她大學畢業就業後兩年,因一場消化系統潰瘍住院,身心俱疲下,終於就範。新婚之夜,男人以勝利者的姿態對她說:「汝卡搞怪,歸尾麻是我也!」

她無言!黑暗中,從眼角滲出的一滴眼淚,悄悄滾落在繡著吉祥花朵的枕頭上。

因著兒子的婚禮,她提前從國外回到這島嶼西部海邊農村。前婆家人都善待她,當她還是家中一分子。婆婆已經失智多年,公公從她未入門前,第一眼看到她就很喜歡,說她聰明開朗。

前夫對她的初次印象呢?據他的同學說,他們從中部一間省立高工畢業的那年暑假,來北部她居住城鎮一家煉鐵工廠上班,他們租的房子就在她家附近。有天晚上,他們路過看到她在門前路燈下,聚精會神地看書,前夫就對同學說:「我將來一定要娶她!」她這時還是個清湯掛麵的少女,是學生、是工廠女工、是理髮店洗頭小妹、是菜市場賣菜的?他都還一無所知。

婚後,一女二兒相繼出生。從商的男人開始迷戀歡場女人,從未參與孩子的任何活動。後來變本加厲,長期夜不歸營,以至於偶然回家,孩子們驚異互問:「爸爸今天為什麼回來?」

導致兩人仳離的最後一根稻草是:男人與辦公室下屬生了女兒。

死不肯簽字離婚的是男人。他說:新竹關西摸骨幫他算命,說他命中注定有兩個老婆。

她回答:不管你命中是不是注定有兩個老婆,但我百分之百肯定地告訴你,你兩個老婆中,絕對不會有我。

婆婆曾經勸她認命,男人難免在外尋花問柳,不要管他,一輩子很快就過去,現在自己快樂過日子。「只要你不離婚,外面的女人就拿你沒辦法!」

這什麼狗屁話!她堅決回答:「就是一輩子很短,所以我要快樂地過。因此一定要離婚。」

她婆婆以為她的堅持,是為了想改嫁,一度對她酸言酸語。

她不管,堅持到底。有一天,男人突然哪根筋不對,回來嚴肅地對她說:「從今以後,你要改變態度對我好,不然我們就離婚。」

她聽了差點笑出來!惟恐男人突然變卦,她裝著愁眉苦臉,思索兩、三分鐘後才說:「要我改變態度對你好,我怕做不到,還是離婚吧!」

男人同意放棄三個孩子的監謢權,要她自己找律師,並付律師費。在律師樓簽字完成走出門外,男人居然對她說:「原來你說要離婚是真的!」

她笑說:「我從來沒騙過你,我以前對你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!」(上)

蘋果 失智 就業

上一則

曼哈頓華埠掛燈籠 紀念已故華裔攝影師李揚國 

下一則

曇花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