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北京下令「恒大倒閉預備」全中國待命地產維穩?

「拜登蜜月期結束了」民調支持度再探底 搖擺州尤甚

日落(九)

他說:我們還是再找找別的銀行吧!我覺得雪娥有點不靠譜。

郁歡說:怎麼不靠譜,你就是太小心。雪娥這樣靈活的人,如果辦不下來,別人也難。

三天之後,雪娥還是沒有回音。郁歡就給她打電話。這次雪娥平穩了許多,沒有荷爾蒙爆棚的激動,倒是懶懶的,聽起來好像睡意朦朧。原來爆豆一樣的聲音,也拖著長音。如果不是嗓音的沙啞,郁歡簡直懷疑不是一個人。提到這個位於紐曼街的小房子,雪娥倒是記得,說:電話裡說不清,你來銀行吧!!

郁歡放下電話就要去,劉翔不放心。他怕郁歡去了,又只看雪娥穿的衣服,也許今天不是枕套,變成床單了。

郁歡說:不會是床單,床單是簡約的時尚之風。雪娥的審美是復古風,繁複又繁瑣。

劉翔說:你這樣,我更不能讓你去,不幹正經事兒。

郁歡就讓劉翔去,自己也認為劉翔更靠譜。早年在國內時,兩個人各有職業,相交的只是家庭生活。劉翔忙,倒是郁歡承擔得多些。出國後,他們承擔的責任發生了變化,甚至郁歡的性格都發生了變化。她變得越來越依賴劉翔。

她把責任推得乾乾淨淨,除了在生活中找樂子,幹點風花雪月的事情,對銀行帳單報稅各種事宜,自動關閉所有感官。偶爾去唐人街參加老鄉會等社團活動,問她做了什麼、誰說了什麼,她基本不知道。

我只是去會朋友的。她說,如果不是為了會朋友,我才不去。

只有劉翔知道,郁歡不是在及時行樂,也沒有人們看到的放鬆,她只是用這樣的方式,掩蓋她的緊張。郁歡很緊張,她語言不好,辦事有障礙。但她又不肯吃苦學習,得過且過。(九)

➤➤➤日落(八)

帳單 報稅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McAfee之死:斃命西班牙監獄「防毒教父」的荒誕冒險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