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身分詐欺暴增 退稅恐須親赴國稅局…影響近200萬人

比貝佐斯早2周 維京創辦人布蘭森傳在國慶日上太空

易子而教(三)

「廖老師早!」莉莉乖巧地喊,一邊朝三角鋼琴走去。廖秋盈微笑吩咐莉莉先彈音階暖身,然後走近芷晴,註解性地低語:「吉吉這周又沒做完功課,而且早晨才記起來要小考,剛剛急得發脾氣。可能課程有點難,或許──今天再陪她複習一下?」

芷晴敏感覺得對方口氣有一絲責備,再聽到被交代要「陪公子讀書」,意味著把教過的單元重複再重複,一時無語,心裡翻攪著情緒,默默走向書房。背後驟然傳來一陣陣歡快的音階彈奏,上升下降,節奏清脆,對照著她內心的沉重,她順手把房門關上。

吉吉正伏在案前,手上的鉛筆一筆一畫描著,寫得挺生硬。芷晴不說話,兀自將教材筆記拿出來攤開,力氣大了一點,「砰」的一聲,吉吉一驚,抬起頭來。

「吉吉,你母親說你又沒有完成作業,也沒準備考試。說實話,是不是密斯晴教的東西太難了?」

吉吉揚起眉,撇撇嘴,不看人,慢條斯理說:「也許是──也許不是。」又低頭繼續寫字。她揚起眉眼的剎那像極了廖秋盈,有一種絕對的自信,不容責難。

原來小妮子也會發急,別看她大咧咧的,其實很要面子呢!外厲而內荏。芷晴想,好強為什麼不加把勁呢?她向來相信孩子的自尊自信靠努力掙來,而不是由大人拚命用讚美去鞏固。她甚至很少稱許莉莉──學得好本來就應該啊!父母老師費了那麼多心思、繳了那麼多學費,韶光易逝,學習趁年少。

「做完了!」吉吉歡叫一聲,帶點不遜,把作業滑向芷晴。芷晴瞄了一眼,紙上寫得七零八落,有一大題幾乎空白。真是草率散漫!還未出聲責備,就聽到吉吉說:「今天做什麼手工藝?」無邪甜美的口吻,好像已經忘懷作業和測驗這些麻煩事了。「我好久沒做摺紙了,我們今天來摺紙好吧?」

今天不由你作主,芷晴內心一聲反彈。「只有一個條件,」她指了指自己精心設計的作業卷,「你得真正完成這個卷子,每一道問題都正確回答。」

吉吉露出苦大仇深的表情。「可是……媽咪說你會尊重我的話。」

「事實是你母親請我來教你,你才應該尊重我的話。」

「媽咪說,學不學由我自己選擇,沒有人能強迫我──包括你。」

又來了,芷晴想,徹底的放手教育,簡直是放牛吃草,任其自活。她想起一句英文諺語:「你可以牽馬到水邊,卻不能逼牠喝水。」記得很久以前,國中時代,她的班導師曾經對全班的模擬考成績大嘆,也是用這句話,但他罵的是牛,不是馬──全班就像一群愚昧不化的笨牛。

「吉吉,你不笨,為什麼不用心一點學中文?你是華人,中文是你的文化啊!」

「我不是華人,我是美國人!媽咪說學中文好玩,我才想學的,但你教的中文不好玩!」

「聽著,學習沒有好玩的,學習是流汗吃苦才有成果的。」芷晴激越起來,「莉莉跟你母親學鋼琴,就是苦練,從來沒有要求好玩。她學會了,為自己驕傲,懂得學的樂趣。」

吉吉不吭聲。半晌,她倔強地說:「我不是莉莉。我是我自己。」

芷晴此刻強烈想要撕裂吉吉那頑抗的自我。在成長的過程裡,她從沒有太多自我的選項。你得服從、得苦讀,才能掙得父母的認可、老師的喜愛、同儕的尊敬。那是不強調自我的年代,你做不到位,就是跌入谷底,認罰認輸,羞恥失敗。大家朝著一個目標衝刺,在沒有勝出之前,你沒有資格談什麼自我。你只是芸芸眾生裡的謙卑一員,默默接受鞭笞──她還能感覺國中老師的藤條抽打手心的灼辣。這個小毛孩,還沒有付出努力,為什麼有聲稱自我的權利?不尊從長輩、不受馴化,任性抗拒,想跟我決鬥意志力?憑什麼?

此刻客廳傳來廖秋盈和莉莉一串歡快如鈴的笑聲。什麼事情那麼開心?芷晴覺得自己被孤立在廖秋盈的世界之外,萌起一種卑微感──她不是口中含著銀湯匙出生的。

「要好玩才肯學嗎?」芷晴說道,「好吧,我們來玩一個所有華人小孩都會的遊戲。如果你贏了,我們就摺紙。如果你輸了,就要完成作業,如何?」

「好喔,說話算話!」吉吉眉開眼笑。

芷晴教吉吉玩「一二三木頭人」。這是她小時候頂愛玩的遊戲,好強的她總是力拚不敗。

她當「鬼」,一邊示範規則。她先面牆,把頭埋在臂彎裡,喊口令:「一二三,木頭人。」這時站在書房另一端的「偷襲者」吉吉便暗步向前,朝鬼挨近。「鬼」一喊完口令,即轉頭望向吉吉,吉吉得立即停步不動,化為一尊「木頭人」。如果被發現亂動就換去當「鬼」。(三)

➤➤➤易子而教(二)

華人 美國 教育

上一則

張云鵬的故事

下一則

等你來看花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