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紐約市議長歐德思市情咨文 籲增健保、心理健康投資

紐約布碌崙華社 培訓班防仇恨攻擊

易子而教(一)

薛慧瑩/圖
薛慧瑩/圖

又是周末上鋼琴課的時間。一大早鄒芷晴跟女兒穿戴整齊,由丈夫開車送到法拉盛地鐵站。芷晴背著兩只大提袋,催著女兒趕入月台內正要啟動的七號車。片刻,晃動的列車從地底爬升到高架鐵道上,凌駕於地面低矮的房舍,緩緩行進。

周末的慢車每站停,乘客可以清楚望見鐵道兩側的景致。三月的早晨,陽光明亮晴暖,有春回大地的跡象,鐵道下方光禿禿的樹木朝天伸展秀美的枝椏。列車從商業樓區,切過交織著民宅、公園、墳場、高速公路、鐵道的皇后區,「吭哧吭哧」地往曼哈頓的天際線駛去。

要不是帶女兒學鋼琴,芷晴很少往城裡走。一年半前,她經人輾轉推薦,尋到名師廖秋盈,帶著莉莉登門求教。之前莉莉在法拉盛音樂教室上團體班,價錢平廉,孩子像玩兒似的忙碌熱鬧,但進步緩慢。芷晴認為女兒有音樂天分,雖然廖老師收費高,但如果能為她打好基礎,就值得了。芷晴當家庭主婦,買菜習於撿便宜,但在教育上還是深有遠見的,她願意投資。

聽說廖秋盈是台灣一個音樂世家的千金,十幾歲就因為資賦優異來美國深造,二十歲出頭,入圍了什麼國際大賽,經歷短暫的演奏家生涯,婚後退隱選擇了教學。除了在曼哈頓的音樂學院任教,她也在家傳授弟子,造就出不少出色的學生。傳聞她很挑學生,更挑家長。芷晴頗忐忑,內心浮起一個精幹冷傲的中年菁英形象。但初次見面,她驚訝地發現廖秋盈幾乎跟自己同齡──她也有個女兒,跟莉莉一般大。

廖秋盈白皙修長,腦後一個鬆髻,舉手投足間有一股英氣;眼神和藹堅定,笑起來眉目飛揚,雀斑微紅,齒如編貝。她傾頭聆聽莉莉彈奏,立刻著手調整她的坐姿和手肘的位置,糾正指法,又讓她唱譜分辨節奏,扎扎實實上了半堂課。這是一個好耐性又能發現問題的老師。芷晴十分滿意,免費的半堂課比一年的團體課收穫還多。

此後,周末芷晴送女兒來廖秋盈家學琴,但她並不離開,而是默默坐在客廳一角,仔細抄錄老師在課上的一切指示,回家後立刻讓女兒按照筆記複習彈練。幸好莉莉聽話,配合母親的高壓認真,大半年後琴藝明顯上升了一個檔次,指法、視譜、節奏、樂感都有板有眼。

有一天上完課,廖秋盈突然轉身問芷晴,願不願意教她女兒學中文──何不就在莉莉上琴課的周末時段,兩個做母親的易子而教?「都說自己的孩子特別難教,」廖秋盈解釋,「我看莉莉,就覺得你能教好我家的吉吉。」

芷晴驚訝極了,廖秋盈怎麼曉得自己是中文主修?當年來美國讀博士,還沒寫論文就結婚生子。做了母親後,慢慢丟下了學術,再也拾不起曾經的鴻鵠壯志。但現在要她教一個小毛孩中文,絕對綽綽有餘。慢著,學鋼琴比學中文鐘點費可昂貴多了,怎能平等交換?她提出微弱抗議,但廖秋盈堅持兩造學費互相抵銷,教學雙軌進行。這份誠懇與信賴令芷晴受寵若驚,恭敬不如從命。

回家後芷晴仍有一件事耿耿於懷。如果做媽媽的無法旁聽琴課,勤做筆記,女兒學琴必定會受影響。能放心莉莉自己上課嗎?她記得住老師所有的指示嗎?

向來芷晴在家盯著女兒練琴,是以量取勝、勤能補拙。早上上學前抓時間讓女兒練指法,下午放學回來再練樂曲,往往彈罷,兩小時過去了。孩子喊累要求休息,母親的臉陰起來,只好順從乖乖練。草率應付也逃不過法眼,每天下午三、四點間,鄰居們總聽到芷晴大著嗓門指令,琴聲縷縷不絕。久而久之,練琴成為家中頭等大事,沒練完琴,不能玩、不能上電腦、不能去鄰居小友家串門,甚至不能睡覺。

假日全家一早去野外走走,回家晚了還要補練。撒賴也不行,芷晴氣起來會摔碗,一套心愛的青瓷小碟摔破了好幾只。做父親的露出不忍神色,然而看到妻子不妥協的眼神,只好默默讓步。

芷晴打電話詢問廖秋盈,是否可以將琴課全程錄音,卻碰了個軟釘子。廖秋盈語氣溫軟,卻直擊核心。她說學音樂是培養孩子的興趣,最好讓她積極自主,父母不要盯著、防著,高壓管制;也因此她想跟芷晴易子而教──教自己的孩子恐怕太過求全,反而毀了學習的樂趣。

最後她意味深長地說:「莉莉的媽媽,從長遠看,你也可以放手了唷!」芷晴只好囁嚅答應。(一)

美國 法拉盛 曼哈頓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