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
日落(五)

兩個人平日都是不管錢的,有錢就存一點,沒錢就只管吃喝,圖的是一個省心。如今大事來了,這兩個夏天只管唱歌的鳥兒,突然手忙腳亂起來。本來這個店是東挪西借幹起來的,前兩年的錢都還外債,後幾年買了房子,如今手頭也沒什麼。

兩個人算到半夜,自認是提不起這個重擔的。狄先生說給他們貸一些個人款,郁歡本以為是借錢給他們。劉翔解釋說並不是,只是在銀行借貸中他擔一部分,利息更高。郁歡想,原來是披一張羊皮。

兩個人再仔細算,如果他們買了這棟樓,再還高利貸,每個月吃飯也緊張。店裡本來就是工作十五小時,很難讓一個人出去打工,外快也賺不到。

劉翔一向散淡,最怕壓力,先表明態度說:我不想給自己找一個鍋背上。

郁歡說:不背怎麼辦?如果店關門,豈不是血本無歸。

劉翔說:那怎麼辦?

郁歡咬咬牙說:抵押房子,抵押了這個房子,去買那個房子。

郁歡的房子很小,本來是舊房改建,解決低收入家庭的房子。當時政府有補貼,就是第一次買房的人,一次性補貼五年的物業費。郁歡看好這房子,離店近,價格不貴,笑言說醜妻近地家中寶。

他們本能地給自己的生活留一點餘地,盡量把自己放在安全的地方。這兩個人都有某種不入世的清高,對錢的態度不夠積極。

人生是苦,劉翔說,不必再給自己更多的苦。

但現在苦來了,只能承受。

第一想到的是去銀行。到了銀行說明情況,愛麗絲女士聽說要房屋抵押貸款,說沒問題。劉翔問能貸多少,愛麗絲說大概五萬。(五)

➤➤➤日落(四)

低收入 貸款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我的外公外婆

下一則

杭州的雲水繁華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