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百艘貨輪等卸貨…加州2大港塞爆 白宮出手仍難解

萬幸 美聯盟冠軍賽觀賽包機衝出跑道 21人僅1輕傷

日落(三)

三樓住的是一家黑人,單身母親,六個小孩。雖然小孩多,她看起來還年輕,有一張光潔的臉,側影很像非洲木雕,有清晰的後腦線條和尖下巴。郁歡就叫她黑美人。

黑美人家中常有男人進出,卻不知道哪個是正牌男友。郁歡仔細觀察,發現有一個貌似憨厚的男人,每次來,只給小三和小四買冰棍,其他孩子圍觀,判定是他們的父親。有一天來了一個小黑人,是康大的博士生,見到黑美人熱情擁抱,向郁歡介紹說,在牙買加的時候,他們是大學預科同學。郁歡才知道黑美人也曾受過教育。

黑美人不工作,靠孩子的牛奶金生活,卻不給孩子們買什麼,每晚給自己買一瓶德國啤酒。

有一天劉翔看到酋長兒子給黑妹妹買食物,兩個人走在台階上分享一袋薯片,你一口、我一口,很溫馨。

孤狼也經常來店裡聊天,他是義大利人,有兩隻貓頭鷹一樣的圓眼睛,方嘴,牙齒大而堅固。每次看到他的牙齒,郁歡就會想到瑤琳仙境的鐘乳岩,當然是比較光滑的那一種。

孤狼本名杰克,孤狼是他給自己起的名字。他曾在北京工作多年,說一口流利的中文,對中國人格外有好感,也喜歡把自己的生活盡量與中國人聯繫在一起。他就住在紐曼街上,原來與秦叔寶也很熟,但來得不多,孤狼認為秦叔寶是一個沉默無趣的人。劉翔來了之後,孤狼來得多起來,原來孤狼喜歡聽段子。

這天劉翔和孤狼正在聊天,黑美人的三個男人之一來了,劉翔就想起郭春海的故事,說一個女人有三個男友,一個姓高、一個姓李、一個姓鄭。後來生了小孩子,卻不知道是誰的,只好取名郭春海。孤狼不懂。劉翔說郭是取姓中一個部首、春是三人同日、海當然是每人一點。

孤狼聽明白後,忍不住撫掌,笑得打跌。孤狼認為中文是一種絕妙而神祕的語言,因為語言,他想到種族,他認為中國人是十分有趣的,有著其他民族所不了解的幽默。但對於許多事情,他從一個義大利人的角度,著實是難以理解。

比如說吧,那時候劉翔的小店已經開了年餘,終於捋順了與公司和顧客的關係,想到小武這一年多疏於管理,也疏於陪伴,郁歡想周日請一個人幫忙,於是李娟就來到劉翔的小店。

自從李娟來到小店,孤狼就開始了他的愛情。他每周日都來找李娟,兩個人在小店裡談天說地。劉翔開始並不知道,一直到有一天孤狼來找劉翔,問中國女人是怎麼回事,為什麼只允許他觸摸上半身?孤狼那神情頗受傷害,劉翔聽了沉默不語,內心卻有些氣憤,對李娟也有不滿。

後來李娟的室友張洪立來,說李娟的婚姻正在危機中。李娟的丈夫是阿拉伯人,在移民中心認識的,很快墜入愛河,並不知道這個白面黑髮的年輕人還有兩個妻子。阿拉伯人是茶壺婚姻,可以有四個妻子。但李娟是中國人,新中國婦女,她不想成為四個杯子中的一個。

張洪立聽到李娟在夜裡哭,打電話都會說:你走開,讓我自己待著。

與其這樣,不如離婚,等什麼呢?張洪立撇撇嘴。

張洪立口中這樣說,自己卻不離婚。張洪立本來在深圳銀行工作,來讀MBA。他太太卻不來,在深圳做生意。有一天從北部來了一個女同學,還特地帶到小店給郁歡認識。

那女同學長得人高馬大,比張洪立高出一頭。中午做的油燜麵,特地給郁歡送了一碗,讓郁歡很感動。張洪立說燒水壺壞了,喝不上熱水,郁歡就把她的水壺送給他,說自己有兩把。

女同學住了一晚就走了,走的時候來跟郁歡告別,郁歡一直把他們送出門外。女同學走了,郁歡心裡莫名難受起來,好像走的是一個再也看不見的人。(三)

➤➤➤日落(二)

中國 義大利 黑人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台VR藝術家黃心健「記憶的門戶」 登上西國數位藝術節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