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曾和周文偉一起當評審 調酒協會前理事長:他自視甚高

共和黨參議員初選 川普背書北卡、賓州候選人勝出

娓娓(四七)

他又低下頭,現在對你說對不起,已經沒有用了。你應該遠離我,最好永永遠遠都把我忘了。他的聲音很小。

我說:夏啟威,我從十四歲遇到你開始,就愛上你了。我已經喪失了愛上別人的能力了。我的直白和坦蕩讓他吃了一驚。

我知道咱們之間沒有可能了。但是,我還是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。我只需要一個答案。你不能什麼都不解釋,就那樣逃開。你已經對我做過兩次這樣的事,請不要再有第三次。

我的話讓夏啟威的臉色有動容的神情。他像是考慮了很久,才下定決心一樣地說:小可,我可以帶你去一個地方,我會告訴你所有的事。但是你一旦知道了這個故事,就不可能把它忘記。它可能會折磨你,甚至吞噬你。你如果改變主意,現在就可以轉身,離開我這個黑暗的人,回到光明的生活裡。

他話裡的每個字,似乎都在印證著我腦中最壞的猜測。我說:夏啟威,我跟你走。對我而言,唯一讓我忘記這個故事的辦法,就是知道所有的真相。

他帶著我登上了一輛長途汽車。整整一夜,中巴車翻山越嶺,在月光撫摸下的高速公路上穿梭。天亮的時候,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小鎮。他說這個地方叫湯鎮,鎮子的後面就是一個國家級的森林公園。很多年前,有幾個不自量力的商人帶著大筆的鈔票,來到湯鎮開發房地產。他們建起了高層公寓和一個度假村,想要以天然氧吧為噱頭,來賣房子賺錢。可惜趕上了金融風暴,資金鏈斷裂,房子成了爛尾樓。又因為產權複雜,規模太大,一直沒有找到人接手。所以這個地方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鬼城。

夏啟威說:我現在就住在這裡,需要錢了,就去鎮上打打零工。(四七)

➤➤➤娓娓(四六)

風暴 汽車 房地產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