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世界OnAir/天使或魔鬼?大麻合法 帶來的商機與危機

美裁軍大使:北京抗拒和華府舉行雙邊核武會談

日落(二)

見到正牌鄰居,是在第二天下午,風已經停了,雪還在下,是碎碎的小雪花。生意照例不好,二月是全年最清淡的月份。

魁北克的冬天,太陽好的日子,格外寒冷。中風剛好的威廉來過一次,他拄著冰叉、穿著鞋套,縮著脖子走進來。威廉是荷蘭人,本來是荷蘭鄉下的小夥子,年輕時到斯德哥爾摩闖世界,打零工。有一天幾個小夥伴意外中了獎,他們就去小酒館喝酒,喝得半醉時走到港口,不知道怎麼就上了大輪船,也不知道怎麼,就飄洋過海到了加拿大。

因為生命中的這種偶然,威廉變成了一個中獎主義者,他相信彩票大獎是一定能得到的,也是注定會改變人的命運的。無論是窮是富,他都堅持不懈買彩票,他相信幸運之神一直在等待他。

後來他遇見了灰眼睛尤莉絲,尤莉絲拿走了他的心,也拿走了他的錢。但尤莉絲並沒有走開,而是與威廉保持了三十年良好的婚姻關係,還生了兩個兒子。在遇到尤莉絲之後,威廉保持有節制地購買彩票。

尤莉絲是我的女神。老威廉說。愛情改變一切,她讓我的生活更完整。

老威廉還沒有走,店門突然開了,滾進來幾個灰色的人。他們身材矮小、灰頭土臉,衣服和臉上都是石灰,抹得東一片、西一片,卻生龍活虎。他們進得門來,瞬間四散開去,每個人都拿了好幾樣東西,到櫃檯前付帳。

劉翔這才看到這一夥人是三男一女,都是年輕人。為首的個子矮小,細眉細眼,嘻嘻地笑,對劉翔說,他們是樓上的,昨天剛搬來。又介紹自己是大哥,那幾個人依次是老二、老三,最小的是妹妹。一夥人買了可樂、薯片、巧克力,像來時一樣,一陣風去了。

老威廉搖一搖頭。劉翔不知道他為什麼搖頭,劉翔也不問。

2

自從做了魁北克的小店主,郁歡就像變了一個人,用劉翔的話說,很八卦。郁歡不以為然,她認為在陌生的環境裡,八卦是一種生存本能。在魁北克,尤其要八卦,八卦幫助她與人交往、了解環境,放鬆因陌生而緊張的心情。

她以八卦精神,很快搞清楚昨天發生的一切。樓上的新鄰居是一家印第安人,人口多,可視為一個部落,從北部鄉村來闖世界。長子的名字,含義是「夏天清晨即將消失的霧」,這個名字用中文名字無法概括,郁歡便掐頭去尾,重新命名他叫「夏霧」。

郁歡自認這兩個字保留了長子名字中的精華,與長子眼神中的迷惘和不知所措也很般配。他們在一個採石場工作,無論年長、年幼,男人、女人,一樣出力幹活,一家人AA制,各花各的錢。

過了幾天,酋長來了,是一個五十多歲的壯年漢子,與孩子們一色的身高,皮膚黧黑,臉上皺紋縱橫交錯。他的笑也像孩子一樣,有些木訥,非常質樸,露出一排參差不齊的牙齒。雙腿是彎的,成一個O型,讓郁歡想起草原上的騎馬人。與孩子們唯一不同的是,酋長只笑,不說話。

酋長不說話的原因是他不會說英語。酋長夫人也來過,矮小、沒有牙,頭髮梳在腦後,挽一個小髮髻。她買做餡餅的肉末和麵皮,那時候郁歡還不知道這個東西。酋長夫人就笑一笑,篤定地說,她要去大超市買了給郁歡看,她應該知道這個東西,普通的食物。

你怎麼不知道?你不吃肉餡餅嗎?她輕蔑地說。

晚上酋長長子來,非常激動,他說:你不知道我會有這麼多錢。他指著上衣兜和褲子,手胡亂比劃。這裡也是錢、那裡也是錢。然後他要買菸和酒,劉翔查了他的身分證,才知道他其實已經二十七歲了。

劉翔從此夜晚的生活熱鬧了許多。酋長家的幾個人每晚都會上上下下幾次,入店率大幅提升。單調和寂寞一旦打破,時間過得也快了很多。(二)

➤➤➤日落(一)

威廉 八卦 中風

上一則

魚池

下一則

海裡都是淚水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