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拜登:不積極「找工作」 將失去失業金

平均日確診降至4萬以下 佛奇:室內戴口罩可解禁了

日落(一)

阿普航空/圖
阿普航空/圖

1

酋長一家搬來那天,是一個風暴夜。魁北克二月的天氣,是全年最壞的,氣溫經常在零下三十度,加上強勁的風,體感溫度可達零下四十度。劉翔一個人守在小店裡,從窗戶看出去,整個城市空曠寂靜。在這暴風雪肆虐的夜晚,街上偶有行人,武裝得好像是未來戰士,只露出兩隻眼睛。

就是在這樣的夜晚,劉翔聽到寂靜無聲的樓上一陣騷動,頭頂上突然變成了移動的群山,天花板上的白熾燈被震動得搖晃起來。這騷動來得如此凶猛,以至於劉翔的第一個反應是地震。他迅速從櫃檯裡跑到門口,這時他發現門外大地平坦,承受著暴風雪的旋轉。他看到一輛小卡車停在側門前,幾個黑乎乎的身影正在搬家,劉翔這才明白,樓上搬來了新鄰居。

這棟三層小樓的房東也是華人,第一次見面是劉翔買店的那天,雙方約好一起去做租賃公證。兩個人相互打量一眼,房東說:我是狄先生。從此劉翔就稱他狄先生。

狄先生矮且胖,行動卻迅速,走起路來好像一顆小炮彈,總處於再飛一會的狀態中。除了每個月一號來收房租,平時絕少看到。

劉翔剛開這個小店的時候,樓上住的是老店主秦叔寶一家。賣了店,秦叔寶以最快的速度搬離了此地。狄先生多次勸劉翔入住,但劉翔拒絕了。上居下鋪是方便,但房租委實不菲。如果劉翔一家在這三層樓中租兩層,一年幾萬加元,劉翔就所剩無幾。相比之下,郁歡寧願住在幾條街外,雖然遠,但房租便宜,離地鐵近,孩子上學也方便。他們在諸多因素中折中,追求生活的平衡。

秦叔寶搬走之後,樓上靜悄悄地沉默了一個月,安靜得荒蕪,讓劉翔感到寂寞。夜幕降臨,隔壁韓國素姬的洗衣店、伊朗莎拉的理髮店,都關門上鎖,就連熱狗店的馬克也經常投機取巧,提前關門,溜之大吉。這小小的居民社區就只有劉翔小店是亮著燈的。向北走,過了熱狗店就是康克大學,巨大的操場一片蒼茫。

在這樣沉寂的夜晚,少有顧客登門。如果關門回家,劉翔心有不甘。他是個敬業的人,無論做什麼都講規則,再說剛盤下的店鋪,還欠著秦叔寶、余曉東諸多債務。

有時郁歡說:沒有客人來,早點回來吧!

劉翔就說:指不定會有人來呢,掙一分是一分。再說在哪兒待著不是待著,回家和在店裡都一樣。郁歡就不再說話。

只有劉翔自己知道,在家裡和店裡是不一樣的,家裡有妻子、孩子的笑聲,店裡只有自己,穿著羽絨服,聽風聲從門外憋著氣的尖叫。偶爾進來一個客人,帶著一陣風進來,又帶著一陣風離開。如果是熟人還好,如果是生客,還要格外留心被搶劫。

秦叔寶賣店之後反覆交代說;看見穿帽衫的漢子要警惕。

秦叔寶在櫃檯裡最順手的地方,放了一把手槍,高仿的,十分逼真。秦叔寶說能嚇退當然好,嚇不退就報警。

這裡,秦叔寶彎下腰指給劉翔看。劉翔也彎下腰,兩個身高五尺的男人,頭對著頭,擠在窄小的櫃檯下。劉翔看到一個小小的紅色按鈕。

這個按鈕是最高級別的報警。一旦遇到劫匪,你趴下時就可以按這個按鈕。沒有聲音,誰也聽不見,直通警察局。平時千萬不要碰到它。如果情況不危急,你可以打電話撥「九一一」。秦叔寶反覆叮嚀說。

秦叔寶曾經被搶劫過,但賣店之前他沒有說,怕嚇著劉翔。如今店已經賣了,秦叔寶就把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,告誡劉翔多加小心。

所有店都會遇到搶劫、偷盜,你也不用怕。主要還是要機靈,多加小心。秦叔寶對目瞪口呆的郁歡安慰說,你家劉翔沒問題,身手矯捷,小時候肯定打過架。

所以,當酋長家在風雪夜裡從天而降的時候,劉翔是欣喜的。現在他有了一個樓上的鄰居,這讓他有回到人群的感覺,儘管樓上的聲音沉重得如大象移動。劉翔甚至對二樓的騷亂產生了好奇,新搬來的一家是什麼樣的人呢?(一)

暴風雪 房東 地鐵

上一則

飲茶與嘆茶(下)

下一則

山茶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