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CDC開放口罩令 白宮也狀況外「非拜登決定」

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

蟬捕螳螂,黃雀在前(三)

「有這種可能。」老王無奈地笑笑。

案發兩天了,案子不能定性,只有擴大排查範圍,調查全市、全省的失蹤人口,走訪賈家村周邊的村莊,到縣裡的五金市場追蹤斧子來源。

3 斧

斧子的來源找到了,在縣裡五金市場一個小店,一位看起來精幹的女老闆從照片上。認出了這是她店裡賣出的斧子。

「不是我吹牛,全縣除了我家店,沒有一家店賣這種斧子、我當初就是看這斧子憨實,咱們這一片沒見過才進的貨。」

「現在還有嗎──這種斧子?」小馬問。

女老闆拉開貨櫃下面的小門,抱出一個紙箱,放在地上,裡面還有幾十把同樣的斧頭。小馬抽出一把仔細端詳,不錯,跟現場發現的斧頭一模一樣:斧柄嵌入刀頭金屬片的方式、螺絲的位置和數量、斧柄的木紋,顯示出不僅是同一廠家的産品,而且應該是同一批次。

「好極了!」小馬讚道。

「當然好啦,要不然我也不會一下進了八十把。」女老闆誤解了小馬的意思,「哪曉得咱這地方消費水平太低,貴上幾塊錢就不願意買了。」

「賣了多少把,還記得嗎?」小馬一邊對著斧子拍照,一邊問,「什麼時候進的貨?」

「我有帳本,什麼都記得。」女老闆從抽屜拿出帳本,側面貼滿了白底紅框的口取紙。女老闆翻到口取紙上「斧頭」那一頁,「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親自去進的貨,進了八十把,一共花了……」

「賣給誰了有記錄嗎?」小馬看見那一頁賣出的時間都一一記載了,陡然升起了希望。

「那哪兒能記得?又不是住店,賣個斧子我還要顧客拿身分證不成!」女老闆揶揄地瞟了一眼小馬,笑他人事不知。

「有沒有信用卡支付或者手機支付的?」

「沒有,我這兒的顧客多是村裡人,基本都是現金支付。」

帳本上記載,從去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進貨,到現在為止,總共賣出了十三把,其中七把是在四月以後賣出的。四月份之前賣出的這六把,哪一把是凶手買的呢?

不!小馬忽然想起什麼,翻出手機查了一下日曆。村民聲稱臘月二十八在機井邊看見血跡,那麼很有可能做案時間是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和臘月二十八──今年的一月二十八日之間,所以購買斧子的時間也應該在二月之前。有三把是在去年十二月之後和今年二月之前賣出,不過,賣給誰仍然無法查證。

屍源始終確定不下來。已經派出上百名警員,分為十組,去附近村莊排查失蹤人員。五天之後,發現了十七個未報警的失蹤人員。十七個人都被排除了,有些甚至是提取了親屬的生物檢材,通過DNA檢測排除的。

全市、全省,最後到全國失蹤人口庫,都仔細篩選了一遍,沒有發現死者的信息。

案發十天了,除了斧頭的來源,案件毫無進展。本刑警隊有著命案全破的優秀紀錄,難道這一樁案子會成為懸案?雷霆有些著急了。

「凡走過必留下痕跡。」法證之父艾德蒙‧羅卡的話是雷霆的座右銘,只要是人做的案,不可能不留下線索。

這個案子並非那麼天衣無縫。首先,機井如此隱蔽,賈家村很多人都不知道那裡有一個機井,嫌疑人一定對本地非常熟悉,極有可能是本村人;其次,受害人衣服被脫光,必定有其理由,很可能他的衣服上有顯示身分的標誌;第三,機井不是第一現場,一米八三高、九十公斤重的被害人是如何被運到機井的?

那個本村能人賈元龍,在被害人遇害時間前後出走,難道只是巧合?

雷霆撥通了霍子陽的電話:「你上次去賈元龍家,他有沒有私車?」

「我沒去賈元龍家,他離婚了。他一走,家裡沒人了。他前妻帶著孩子住在娘家,村長帶我去了他哥哥家。」

雷霆吩咐:「你放下別的事,馬上去賈元龍家看看,查清賈元龍有沒有私家車,或者其他交通工具。如果有,要親眼看到車,檢查車裡車外有沒有可疑線索;如果沒有,就檢查他家和養雞場,看看有什麼可疑之處。」

霍子陽帶回了好消息,賈元龍有車,車不知去向。

「他哥哥說他有車,是紅色的國産車,我在交通局查到了他登記的車牌號。」霍子陽掩飾不住得意之色,「但是他的家、他家的養雞場裡裡外外都看不到那輛車,他哥哥說有可能是他開走了。」(三)

➤➤➤蟬捕螳螂,黃雀在前(二)

手機 檢測 三高

上一則

《老照片說故事》我的家教生涯

下一則

漫談日本動畫電影與文學(下)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