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4月就業急速降溫 Fed退場壓力減輕

黃之鋒參與悼念六四晚會遭判刑 布林肯呼籲放人

娓娓(四四)

夏家父母準備去報警的時候,卻被我拚命攔住。

所有人都不解。而後他們把我的舉動,理解為受了刺激、心灰意冷的新娘做出的報復之舉。他們勸我,天大的問題,也得先把人找回來以後再談。

他們都不知道,沒人知道。只有我知道夏啟威的那個祕密。

他們還是報了警。與此同時,我離開了夏家,莫菲把我接到了她的家裡。那個時候,她已經和阿明同居。她租了一棟小二樓,一樓開了麵館,她把二樓最大的一間臥室留給了我。

我開始失眠,每次都是接近拂曉的時候才能入睡。通常醒來的時候,已經是中午,莫菲會從樓下麵館的廚房裡,端上來熱騰騰的飯菜。一開始,我根本吃不下東西,吃了也會吐。莫菲就像照顧嬰兒一樣一勺一勺地餵我。

神志清醒一點的時候,我會對著莫菲不停地哭。我說:莫菲,謝謝你,也多虧有你。

她抹去我臉上的淚。好好吃飯、好好睡覺,你會好的。

有一天,她交給我一個袋子,裡面是幾個漂亮的日記本。她說:我聽人說,記日記可以舒緩釋放人的壓力,你不如試一試。

我從那一天開始,不停地寫。我心裡的話真多啊,回憶也真多啊!一樁樁、一件件,每個微笑、每滴眼淚,那些起起伏伏、溝溝坎坎。我寫了好久、好久,直到把那幾個本子都寫滿了字。

做完這件事後,我覺得自己好一點了。我開始下樓去麵館裡幫忙,也會去附近的公園裡跑步。

我開始在網上找工作、投簡歷,可都石沉大海。一天我帶著簡歷去了一家招聘會,碰了一鼻子的灰。回去的路上,我在快餐店吃飯,掛在牆角的電視機裡正在播放的一則新聞,引起了我的注意。(四四)

➤➤➤娓娓(四三)

失眠

上一則

中西文化的衝突

下一則

遺珠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