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聯合國安理會緊急會議 籲以巴立即停火

約旦河西岸猶太教堂看台倒塌 至少2死逾百傷

有情綿綿(五)

我們不可能體會另一個人的感受,但是「理解」並不意味著具體感受對方的感受,而是一種熟悉的親近感,一種共鳴、一種聯繫。我們可以看到另一個人的出發點在哪裡,不覺得他的言行怪異,不覺得他陌生或與眾不同。

我沒有見過維吉尼亞,然而,她的文字如此熟悉,彷彿我在某時某地,曾經見過她的手稿。彷彿有那麼一個地方,是我們什麼時候都能去、什麼時候都能相識和相聚的地方。在那個地方,她不是維吉尼亞,我也不是我,但我們相識相知。

我們活在不同的年代,卻像同一首歌裡面的不同音符,只是出現的先後不同而已。所有的人大概都是如此吧!

人與人不一定會見面,但他們的生命是串在一起的,像音階裡的音符,有的單獨出現、有的一起出現,成為和聲,卻不一定和諧。

似曾相識,也就是音符之間的默契。

音符們在時間的流逝中鋪展開來,就有了聲音;把它們都收在一起,就成了瞬間的沉默。無論是聲還是靜,都是永恆的歌。

我乘火車去了離家不遠的一個小鎮。這個小鎮是我隨手在地圖上挑出來的,離海邊很近。

由於主街上沒有其他住宿地點,因此我住的旅館名叫「旅館」,不會認錯。

不知是否因為我在出門前一直想著維吉尼亞,以至於在這個小鎮上結識了一位名叫維吉尼亞的女人。

我在旅館安頓下來之後,到一樓的茶館去覓食。剛坐下沒多久,就聽到老闆興奮地大喊:「維吉尼亞!」

一位高個子的女人邁著大步走進來。她穿著長裙、戴著寬邊帽,看上去就像我帶來的《遠航》封面上的女人。(五)

➤➤➤有情綿綿(四)

維吉尼亞 旅館

上一則

中西文化的衝突

下一則

遺珠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