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嘉年華郵輪」集團遭駭 員工顧客個資外洩

蔡英文感謝美贈疫苗增至250萬劑 籲杜絕謠言鼓勵施打

有情綿綿(三)

「哦……」男孩看著樣品盒,注意到映在玻璃櫥窗上,自己和花束的倒影,突然決定說:「不,我要兩個白色的馬卡龍吧!」

「好啊!和您的花束很配喔!」女孩把兩個白色的馬卡龍裝在一個小盒子裡,說:「這是杏仁口味的,我很喜歡。給你,五塊錢!」

男孩付了錢之後,把花束遞給女孩說:「這個給你。」

女孩還沒有回答之前,他就跑出了商店。

男孩下一次進城時經過花店,瑪麗又給了他一束花。

「我上次給你的花,為你帶來了好運吧?」她一邊遞給男孩一束黃花,一邊笑問。

「算是吧!感謝。」男孩接過花束。「但是我這回要自己買。」

「千萬不要!如果你付我錢,它們的法力就會消失。」瑪麗很堅持。「你繼續來取花,這對我來說,就是最好的回報。」

「既然您這麼說,好吧!」男孩雖然並不相信這些花有什麼法力,但是他願意接受瑪麗,接受她的花也就是接受她。

男孩把鮮花帶到馬卡龍店,準備買兩個黃色的馬卡龍。他決定不提上回送給女孩花束的事。

女孩看見男孩帶著花束,來到馬卡龍店,藏起她的神祕微笑,露出專業微笑。在男孩走到她那裡之前,她已經取出一個小盒子,放在了櫃檯上。

「感謝你上次送我一束花,這個送給你。」女孩說。「還想買別的嗎?」

「不,但是我想把這個給你。」男孩把花束遞給女孩,拿走了小盒子。他回家之後,才發現裡面是黃色的馬卡龍。

男孩和女孩、花和馬卡龍,它們形成了一個美麗的慣例,沒有了對話。

每當男孩來到花店,老太太都會給他一束花,然後他會把花束送給女孩。女孩會給他一盒馬卡龍,總是和花的顏色相對應。

晴天、陰天、雨天、雪天,這樣的場景重複著,像一首彈奏不完的卡農。

有一天,女孩對男孩說:「假如有一天,我沒為你準備一盒馬卡龍,那只是說明,我沒有和那天的花一樣顏色的馬卡龍。但是,如果我給你另一種顏色的馬卡龍,那就是說,我希望你不要再來看我了。」

男孩點點頭說:「明白了。但是,假如我不再帶著花束來看你,那並不說明我不希望看到你。」

某日,男孩來到花店,得知瑪麗已經過世。

那天,他經過馬卡龍店,決定不走進去。他並不知道女孩不在店裡。

一天前,女孩請了一個星期的假,回老家照顧生病的母親。她打算在返工時,給男孩和他帶來的花束不同顏色的馬卡龍。

3 與維吉尼亞喝茶

從一場精神崩潰中恢復過來後,我選了一個周末,去附近的小村落度假。其實,我並不十分確定我已經恢復過來,但是經歷過精神崩潰之後,我感到有些興奮。我對以前不太能夠理解的人,感到親近得多,比如被稱為患有精神疾病,或極其敏感、近乎神經衰弱的人。

在這次經歷之前,我完全無法猜測精神崩潰到底是什麼樣的感覺。我讀過它、聽過它、目睹過它對一個人的影響和帶來的污名,暗中害怕它,並努力避免它。但是經歷過它之後,我便再也沒有疑問和畏懼,並且不再理會局外人的評論。每個人說的「精神崩潰」都不一樣,連醫生和病人說的都不一樣。

世界的荒唐,就在於包括每個人所說的荒唐都不一樣,但都一樣的荒唐。

出門前,我去書架挑了一本書隨身攜帶。我覺得自己又可以看書了。

很長一段時間,我都沒有翻開任何一本書,因為任何的閱讀都讓我虛弱的神經隱隱作痛。

但是今天,我覺得自己又可以重新開始閱讀了。雖然我不看書的期間,並沒有忘記如何讀寫,但是看書這件事,卻像以前從來沒有做過似的,對我來說很新鮮。

書很有耐心。它總是靜靜等待,等待我們成長、冒險、跌倒、起來、受傷、康復。假如我們回來的那一天,它已經不在,它的內容會在需要的時候,重新出現在另一本書裡。

總有那麼一個瞬間,我們翻開一本書、看到一句話,覺得那句話等了我們很久,就為了在那個地方、那個時候,讓我們看到,覺得那句話恰好是我們渴望聽到而正是對我們所講的。(三)

➤➤➤有情綿綿(二)

維吉尼亞

上一則

心痛如絞

下一則

瑪麗保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