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護士緊急傳授妙招 醫療直升機轉診開銷從7萬變70元

全美最佳大學 普林斯頓再度封王

娓娓(四一)

字字血淚,這些話出口的時候,我感覺我胸腔裡的一層皮、一股血,也跟著它們從我的喉嚨裡噴灑了出去。即使到了這個時候,我的心裡還是有著一層幻想,那個垂著腦袋、沉默不語的男人能衝過來抱住我,說他離不開我,粗暴霸氣地命令我,讓我不要走,讓我留在他的身邊。

可是他沒有。我一步一步走了出去。門在我背後關上的時候,我的心也碎了。

回程的飛機上,莫菲湊過來說:你知道我和藍彩恩去喝奶茶的時候,我問了她什麼嗎?

我搖搖頭。

我問她,她和夏啟威到底是怎麼認識的。這個問題困擾我很多年了。

那她是怎麼說的?我口氣淡淡地問。

你還記得那陣子,放學的時候,咱們倆故意不和她一起走嗎?

我點點頭。

就是那個時候。她說有一次,她放學的路上崴了腳,夏啟威正好路過,幫了她的忙。就那麼認識的。

可我的記憶裡,似乎從來不記得她有崴腳這回事。我閉上眼睛。算了,現在計較這個還有什麼意思。

我戴上墨鏡,假裝睏意襲來。莫菲也不再說話。她也許是心有愧疚。這是一次糟糕的旅行。如果沒有這次旅行,此時此刻的我正乖乖地待在家裡,打掃衛生,考慮著夏啟威回來的那天,我該準備什麼樣的大餐來歡迎他,內心充滿安全和甜蜜。

繁盛卻虛假。

都是假的。

下飛機的時候,我打開手機,收到了一條來自銀行的轉帳提示短信。夏啟威把我交給他的錢,又還給了我。

莫菲說:算他小子還有那麼一點點良心。但她對於我輕易認輸這件事很是不岔,覺得就這樣狼狽退出,太便宜了夏啟威這個渣男。(四一)

➤➤➤娓娓(四○)

手機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想念的人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