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美韓領袖峰會 宣誓建立全球全面戰略同盟關係

中國智庫預期 俄烏衝突將導致全球經濟陷入新冷戰

有情綿綿(二)

他用雙手拉起我的右手,輕輕握住,停了一會兒,然後緩慢地把我的手放回原處,轉身離去。他越走越慢,但是沒有回頭。那一步一步,就像聲音越來越小的告別語。

我的手被傑夫握得熱熱的,久久沒有恢復原來的體溫。

曾經有人對我說:「與眾不同沒有關係。」我突然發現,這句話對我的意義實際上是:「區別並不存在。」大家眼裡看到的「不同」,僅僅是眼裡看到的而已,不同也只是因為不同的人在看。

傑夫和我、和其他人,都沒有本質上的區別。

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傑夫了。但是我覺得他和我之間並沒有距離。好像他就住在和我同一棟樓裡,好像他就住在我隔壁。也許更近一點,他就住在我心裡。

有時候,我想起有傑夫在公園裡一起度過的日子,身邊的噪音總是頓然消失。他話那麼少,卻總是傳達著那麼多的內容。其實也不是很多內容,只是對我來說,最珍貴而重要的內容。

我聽到自己問自己:「你難道不想說點什麼嗎?」又聽到自己回答:「不必說什麼啊!我想說的,一直都在說啊!只是沒有聲音而已。」

快樂很安靜,安靜得這個世界的人往往聽不到它的聲音。

2 花和馬卡龍

在一條漂亮的街上,一家花店和一家馬卡龍店肩並肩挨在一起。

它們是同一棟小樓的兩邊,由於賣不同的東西,店面的樣子有所區別,因此讓人以為它們分別屬於兩棟不同的樓。

兩家店生意都很好,很多顧客都是從一家走出來,接著去另一家。大家都知道,花和馬卡龍一起出現的一天,通常是愉快的一天。

兩家店出售不同的東西,但是同樣的甜蜜。色彩、氣味、人們相互問候的聲音,以及走路的節奏,不斷產生歡快愉悅的氣氛,彷彿本來要用買來的禮物慶祝的活動,現在就已經開始了。

花店老闆是一個名叫瑪麗的老太太。她雖然上了年紀,卻一直堅持盡自己所能,為顧客服務。

天氣好的時候,她會在外面放一個花架,坐在門口,和每一個對花有興趣的人打招呼。

某日,一個男孩經過花店,看到瑪麗的花,放慢了腳步。他似乎不願靠近,但他的眼神明顯透露出對花的濃厚興趣。

瑪麗驚訝地發現,這個男孩酷似她在戰爭中死去的兒子。有那麼一瞬間,她以為兒子死而復生回家來了。但是這不可能。假如她的兒子還活著,一定比這個男孩大。這個男孩看起來最多只有十八歲吧!

瑪麗不想透露自己內心複雜的情緒,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。

「您好,我想買些花。」男孩羞澀地說。

「先生想買什麼花?」瑪麗聽到男孩說話,羞澀的樣子很像自己的兒子,欣喜得差點落淚。

「不知道。我沒買花的經驗。」

「是給女朋友的嗎?」

「我也沒有交女友的經驗。」男孩臉紅了。「我只是被花店吸引過來了。我都不知道買了花要幹麼。」

「花就像天使一樣,它們在我們身邊就是一種快樂。」瑪麗說著,開始從花架上挑選一些白色康乃馨,搭配一些其他的花後,迅速將它們紮成一個花束。

「真好看!」男孩讚嘆不已。「就像變出來的!您好了不起啊!」

「經驗嘛!」瑪麗笑說:「這個送給你。假如它給你帶來好運,別忘了再來哦!」

男孩一手拿著花束,另一手伸到口袋裡準備拿錢。他認為他不應該接受這份禮物,但是他很害羞,說不出更多的話。於是他點點頭,揮揮空出來的那隻手,向瑪麗道別。

男孩走了幾步,立刻看到花店旁邊的馬卡龍店。他又一次不知為何地被吸引,雖不想買任何東西,但他停在櫥窗前,往裡面看了一眼。

一個女孩從架子上挑選出五顏六色的馬卡龍,一邊裝進可愛的盒子裡,一邊與顧客交談。她只是在做自己的工作,但對男孩來說,她像是舞蹈公主,每個姿勢都十分優雅。她的臉上彷彿泛著溫柔而溫暖的光芒,男孩很想更靠近這道光。

男孩走進馬卡龍店,排隊等候,等了一陣子才輪到他。

「先生想買什麼?」女孩問。

「不知道。我對馬卡龍一無所知。」

「這樣啊?那你要不要試試綜合禮包?」女孩指著一個精緻的樣品盒,裡面有八個不同顏色的馬卡龍。(二)

➤➤➤有情綿綿(一)

天使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