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「這些屁話哪來的」 曼哈頓連環搶嫌犯 出庭粗話駁指控

蔡英文接受CNN專訪 證實美軍駐台協訓

娓娓(三八)

玫瑰連鎖酒店,我聲音洪亮地念出了酒店的名字,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裡?

我望著他們,眼神在燃燒。手機這個時候響了。接起來,是莫菲。她像是著急壞了,電話一通就喊了起來。

你在哪?你跑哪裡去了?

我呼出一口氣,說:我在附近的玫瑰連鎖酒店,就在小吃一條街的對面。我的眼神一直沒有離開眼前的那兩個人。

莫菲。我在電話裡叫她的名字,你快點過來。我現在和藍彩恩還有夏啟威在一起。

我聽見她在電話裡驚叫起來的聲音。然後我掛了電話。

十五分鐘以後,氣喘吁吁的莫菲出現在酒店的大堂裡。我們四個都沉默良久。上一次見面還是那一年藍彩恩的生日。想說的太多、想問的太多,一時間竟然沒人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。

後來還是藍彩恩打破了僵局。她說,要不然咱們去房間裡坐坐,有事可以在那談。

可我卻沒有勇氣,面對那間他們兩個共處過的房間。後來莫菲又去前檯開了一間房。我們四個去了那裡,談了很久。

第二天,我按照原計畫,和莫菲一起離開了H城。她陪我回到我和夏啟威的住處,收拾我的東西。離開的時候,我把鑰匙放到了顯眼的位置。我沒有給他留下隻言片語。該說的話,那一晚已經全都說了。

接下來的兩年,我按部就班地生活,過得很平靜。大學畢業,參加各種招聘會,進入成所在的公司。等到成溫柔地問我,能不能搬到他那裡與他同住的時候,我是真的以為,我已經把夏啟威放下了。(三八)

➤➤➤娓娓(三七)

手機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3500年古泥板涉掠奪 法官批准沒收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