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拜登啟程訪韓 國安顧問:近幾周會再與習近平對話

凶宅+貧民窟+列廢棄物 這棟房子屋主急脫手

娓娓(三七)

自從那一年藍彩恩被她的舅舅接走以後,我就再也沒有了她的消息。我不是沒有想像過我們重逢時的樣子,也曾經多次在夢裡夢到過她。但不管是想像中,還是夢境裡的何種狀況,都比不過現在的情況更讓我感到尷尬和狼狽。因為我突然意識到,我的發抖,竟然來源於害怕。接下來該做什麼、該說什麼、會發生什麼,我完全沒有頭緒。

姊姊。

慌亂中,我聽見一個年輕的女人的聲音。我抬起頭,看到她的黑色長髮,她潔白的美麗的脖頸、緊致的肩膀、精緻的鎖骨,還有漂亮的連衣裙。最後,我認真地看清了她的臉。

沒錯,是她。是已經長大了的藍彩恩。與以往那些夢裡輪廓模糊的樣子不同,她的臉清清楚楚地就在我的眼前。她是如此美麗。

姊姊,你怎麼會在這裡?她的聲音裡有一種單純的好奇。她是真的不知道現在的狀況嗎?

我慢悠悠地站起來,有輕微幅度的搖晃。這個時候,我注意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電梯裡下來,走到了藍彩恩的身後。看清楚藍彩恩對面的人是我後,那個人腳步逐漸變慢,然後停在了藍彩恩的身旁。

是你。他說,你怎麼來這了?他的聲音沒有我想像中的驚慌。這更讓我惱火。

我和莫菲報名參加了一個旅行團,來這裡旅遊。我盡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緒。不能失控、不能失控,我在心底默默對自己說。我還有很多問題想問。

你呢?不,你們呢?我逼著自己微笑起來。你們怎麼會來這裡。我誇張地四處看看,在前檯後面的牆上看到了酒店的名稱。(三七)

➤➤➤娓娓(三六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