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薛曼會晤王毅 美關切北京的網路與台海作為

香港奪首金 張家朗獲男子花劍金牌 全港嗨翻

娓娓(三六)

我突然來了遊戲的興趣。我放下杯子,傻乎乎地笑著對莫菲說:你等著我,我要去看看,她到底是不是藍彩恩。

我搖搖晃晃地跟著那女人在人群裡穿梭,看著她避開人群,拐了幾個彎,朝小吃街對面的一家經濟型連鎖酒店走過去。一個原本站在酒店門口的男人過來迎上了她。他們擁抱了一下,他的手撫摸在她漂亮的長頭髮上。兩具身體分開的時候,我看到了那個女人的側臉。

冷風吹了過來,我的酒在那一刻徹底醒了。雖然還是沒能看到那個女人的正臉,但是我已經百分之百確定,她就是藍彩恩。因為我認識那個擁抱她的男人,四天以前,他從我的身邊醒來,離開了我們共同生活的家,說他要去Q城出差。而他現在卻出現在了H城。

在地圖上,這兩座城市相隔一千七百一十五點四公里,但現在我覺得他和我之間的距離,比一千七百一十五點四公里還遠。我躲在路邊,看著他們手挽著手,進入了酒店。

我等了十幾分鐘,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。然後我走進了酒店,笑嘻嘻地對前檯的人說。麻煩您通知一下藍彩恩小姐,她忘記在我這裡的東西,我給她送了過來。房間也許登記在夏啟威先生的名下。

前檯的人狐疑地打量了我一下,然後給某個房間打了電話,轉過身去低語了幾句後,他放下電話說:藍小姐說她馬上就下來。

我說了一聲「謝謝」,然後坐在大堂的沙發裡等待。

大堂裡並不冷,可是我按在膝蓋上的手不住地發抖,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,還是因為憤怒。(三六)

➤➤➤娓娓(三五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力挺年輕人表達自己 樂評人「小樹」護育音樂沃土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