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西班牙特赦加獨領袖 輿論譁然萬人抗議

港大研究:科興疫苗抗體過低 接種者難通過測試

娓娓(三四)

可我無法再住在宿舍裡,因為我半夜失眠,總得起床來回走動,這影響到了舍友們的休息。我搬去了夏啟威那裡,每天也只上非去不可的課。

那個時候我周圍的同學們有的準備考研、有的準備考雅思出國深造,也有的已經開始尋找實習就業的機會。而我每天渾渾噩噩,什麼也不想做。

我經常抱著夏啟威哭,我說:我現在只有你了,你不要離開我。有的時候又莫名其妙地衝他發火:你很早就知道我喜歡你了,如果你也喜歡我,那我們為什麼到了現在才在一起呢?

每次我無理取鬧的時候,他都不說話,溫柔地等我鬧玩、哭完,再抱著我入睡。他確實對我很有耐心,每天出去工作,回來後還得面對一屋子的狼藉和慘兮兮的我。

莫菲來看過我好幾回,回回都得帶食物來餵飽我,然後再幫我收拾一下家務。她勸我:傷心過後還得珍惜現在所有的,再這樣下去,恐怕你無法順利畢業,夏啟威也會煩了你。

我的狀態一直到夏天的時候才恢復過來。那個時候我的心裡充滿了對夏啟威的愧疚,為了補償他,我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錢都交給了他。

錢是我媽留給我的。我媽開小賣店一直沒有賺到什麼大錢,只是維持生活而已。她去世後,店被我盤了出去。那個時候,我以為我會一直和夏啟威在一起,他在哪裡,我就去哪裡。所以把存摺交給他的時候,我的心裡沒有絲毫的擔心。

他一直不太喜歡自己的工作,偶爾會在我面前抱怨幾句,說是複雜的辦公室政治讓他頭疼。他很想自己出去創業,可啟動資金一直是個問題。(三四)

➤➤➤娓娓(三三)

就業 失眠

上一則

社工李姑娘

下一則

一起闖禍的老友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