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挑戰江啟臣 朱立倫參選黨主席:2024大選我會無私

無證客越界激增、疫情再起 衝擊拜登移民政策

夜半歌聲(一)

可樂王/圖
可樂王/圖

這幾個月在蒙罕城的大街小巷,都可以聽到奇怪的歌聲,尤其在深夜裡,低沉的男聲特別清晰。誰也不知道是什麼人在唱歌,一遍又一遍敘述著愛情的狂喜和生命的消逝,有時洋溢莫可言喻的幸福,有時充滿無法排遣的悲哀。一直到深夜,聲音才逐漸消逝在霧氣裡。

每天蘇珊從家裡走到她駐唱的小酒館,即使不是深夜,在迂迴小巷裡,仍然會聽到歌聲。她不知道是否真的聽到歌聲,還是她的想像,雖然盡量不多想,但悲哀不知不覺住進她的心裡,要等到第二杯或三杯威士忌才逐漸化解。胖酒保東尼仔細觀察她,再替她斟一杯酒。

「還在想那夜半歌聲?真大膽,這個反革命。」

「你說什麼?」蘇珊很驚異:「是反革命歌曲?你聽出歌詞說些什麼?」

東尼說:「天底下沒有中立的東西,不是革命,就是反革命。歌頌愛情就是反革命,尤其是已逝的愛情。」

蘇珊知道東尼故意激她開口,讓她紓解心情,暗中感謝他的好意:「你說得對,歌頌愛情就是反革命。尤其敢在深夜,大街小巷這樣亂唱,實在太過分了。」

她將杯中的威士忌一飲而盡。東尼不再給她斟酒,大聲說:

「炳妖的部下都是幹什麼的?抓個反革命吊在城門口,給大家瞧瞧!」

東尼敢這樣大聲嚷嚷,也是因為他知道時候還早,酒館裡一個客人都沒有。但是他錯了,居然有位客人從酒館陰暗的角落,很快衝到門外。東尼和蘇珊面面相覷,東尼口吃說:「他……他從哪裡鑽出來的?」

「不知道。」蘇珊說:「我去看看。」

她追到酒館大門外。正是黃昏前半明半暗的尷尬時分,蒙罕城的惡人還沒成群結黨出動,好人卻早已躲藏起來。巷子裡靜悄悄的,什麼人都沒有。剛才那位客人的動作真夠快,或許她看走了眼?

蘇珊故意避到路旁屋簷下,仍然沒有看到任何人。太陽落下的那一刻,突然捲起一陣風。她正要回酒館,身旁閃出一個人,低聲對她說:「跟我走。」

蘇珊一半期待有人會攔住她,便跟隨那人走到巷口的旅行社。那人推開那棟磚房旁邊的側門讓蘇珊進去,自己也趕緊進來關上門。蘇珊說:「不是告訴過你,不要來找我嗎?」

「妳說沒事不要來找妳,但現在有大事了!」那人把衣領翻開來,露出童稚的面容。「同學告訴我,今天下午,炳妖的部下在城中心廣場搭起絞刑台,而且有三個繩圈,看來要處死一批人。」

「這些混帳東西又要處死誰?」

「不知道。媽,我們該怎麼辦?要不要去救?」

蘇珊急忙說:「小均你不要胡鬧。我們怎麼救?而且也不知道他們處死誰。」

「媽,不管是誰,我們都應該去救。」小均說:「同學都說這炳妖太過分,大家都忍無可忍,一定要推翻他。」

蘇珊說:「不必聽同學胡言亂語,人心隔肚皮,你不知道他們講話究竟是有意還是無意。」

「要是祖父還在,他一定會採取行動。」

「不要亂講。你先回家,晚上不准出去。」

蘇珊把小均趕回家,自己回到酒館,心情仍然七上八下。什麼時候蒙罕城竟變成這樣,動不動就處決人,今晚不知誰要冤死在絞刑台上。

算算炳妖占據蒙罕城已近一年。自從他第一次攻陷蒙罕城後殺戮無算,中間炳妖似乎病了,帶部眾離開過一陣。大家以為他不會回來,正在慶幸,不料炳妖第二次占據蒙罕城後更變本加厲,這次他似乎無意離開,屠殺的人更多。

胖酒保東尼關心問她:「剛才是小均來找妳?他還好吧?」

蘇珊說:「沒什麼好,炳妖又要處死一批人。我叫小均趕快回家。」

「這混帳東西!」東尼咬牙切齒說:「炳妖就見不得市民過幾天好日子。無論惡人、善人、真人、幻人,只要不順從他的意思,統統被他送上絞架。」

這時有人進酒館來,樂隊的吉他手老劉進門就大嚷:「不好了,三位出名反對阿炳的城委今晚都要處死!再下去,反對派的城委都沒了,誰還敢反抗他?」(一)

上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下一則

王偉忠「臭美」添自信 自在舒服有品味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