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權威消息人士證實 秦剛將接替崔天凱駐美

華爾街日報:中國計畫延長邊界防疫限制至少一年

娓娓(三○)

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,只能不好意思地笑笑。我們圍著操場走了幾圈,期間有認識夏啟威的同學過來,開玩笑地問他我是誰。他攬住我的肩,說我是他的妹妹。

天色很快就徹底暗了下來。他帶我去食堂裡吃了飯,又問了我的宿舍電話。後來在公車站送我上車前,他說:我會給你打電話的。

我有點落寞地上了車。透過車窗,我看見站在站牌下的他正對我笑著揮手。他的笑還是那麼好看。青澀的少年感漸漸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胸有成竹的男人氣息。我一直期盼著他能主動提起幾年前的那個吻。只要他把時間撥回到那一天,我就有勇氣承認:是的,你一直都是對的。這麼多年來,我還是一直都在喜歡著你。

公車在夜色裡載著我回到了我的學校。他沒打電話來,第二天,還是沒有。我開始愚懦地決定接受現實的時候,他突然出現在了我的宿舍樓下。他在樓下大聲叫我的名字。我在其他女生羨慕的眼神裡,一步步地從宿舍樓裡出來,走向樓外面微笑著等待著我的夏啟威。

自那以後,他每個禮拜都會來找我。有的時候,實在太忙,不能陪我待很長時間,也會來見我一面,和我說一會話才走。我周圍的同學都以為他就是我的男朋友。班裡原本對我有意思的一個男生,也因此放棄了對我的追求。我的生活一下子有些別開生面。我覺得,夏啟威也在慢慢地喜歡上我。

升入大二後的那個冬天,有一天夏啟威來找我。他的神色有些異常,後來我才意識到他是喝了點酒。他帶著我離開了校園,我們在燈火通明的大街上走了很久。(三○)

➤➤➤娓娓(二九)

上一則

意想不到的收穫

下一則

「貨郎圖」反映民生百態 根本是宋代「幼兒髮型大展」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