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鐵窗10個月 前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出獄

三級警戒將滿月 台新冠致死率達3.2% 累計411死

尋覓(一九)

可百結依然出現在我夢裡,依然是兒時的模樣,身穿前襟繡有石青色V字紋的寬大校服,領口露出的酡紅編繩上掛著家門鑰匙。「夜深獨坐對殘燈,默默懷人百感增。愁腸百結如絲亂,珠淚千行似雨傾。」電話裡,我措辭委婉,向周叔叔請教,為什麼有的人我總想,卻夢不到,有的人我不想,卻總夢到?

得到的解答是:你夢到的人是你夢不到人的載體。由於他微不足道,拿來直面內心,羞恥感最小。

周叔叔不願扮周公,他的觀點取自弗洛伊德。「載體」、「微不足道」、「羞恥感」,一系列令我牴觸的辭彙短路了我的駁辭。無名火橫發逆起,我連忙轉移了話題。

暗戀既成事實,談何微不足道?況且,我從不覺得暗戀羞恥,除非不慎被對方察覺,我將恥於自己的魯莽,並轉盻撤離。至於夢,並非每個人都可以享有,也並非每個人生階段都可以享有。早年的夢大多像戒尺,在積塵中伴我成長,冷不丁亮相出招,狠狠懲罰我的囂張。

兒時的計數法以個位為準,每過一年都是里程碑,一歲與兩歲,實力懸殊不只兩倍。面對強者欺凌,我曾心懷不甘,抱怨度日如年。後來,日子被我越過越快,蛋糕上的蠟燭由粗變細,以一代十。再後來,自豪淪為尷尬,期盼轉為懼怕。

我第十次將蠟燭逐出蛋糕的生日宴上,母親無端提起百結,說他職場屢遭碰壁。走投無路之下,聯繫了周叔叔,懇請在曉遠創辦的遊戲公司裡,謀得一席之地。

「曉遠小時候多貪玩呀!沒想到現在這麼有出息。倒是百結,唉……」母親搖頭。

我驚訝,並非驚訝母親的講述,而是驚訝自己的無感。(一九)

➤➤➤尋覓(一八)

上一則

燒賣情懷

下一則

交出了月光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