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拜登政府首對台軍售 M109A6自走砲系統7.5億美元

全球新冠染疫數破2億大關 Delta病毒蔓延

斷夢(三)

所幸這些年他隨隊騎車出遊,都安然無事。她想今天一定也是如此,幸運之神會庇護他,讓他毫髮無損回家。她不能太杞人憂天了,於身心無益。那就找點事做?去翻翻食譜,今晚做頓可口的?

食譜才翻了幾頁,電話響了。

「請問魏力太太在家嗎?我是田納西州高速公路巡邏隊,有緊急事。」

她一聽,頓時驚呆了。彷彿天外飛來一巨石重重擊中她心口似,令她呼吸急促,喘不過氣來,半晌才抖著聲說:「我就是。」

「很不幸妳先生騎摩托車與一卡車相撞,情況嚴重,現正在送醫院途中。」

她有一籮筐的話要問,可那些話爭先恐後堵在口中。她急了,只擠出一句:「人清醒嗎?」

「我們趕到時,他人還是清醒的,後來神志就模糊了。」

這是怎麼說的呢?什麼意思呢?她理不出頭緒,明明知道須問清事由,可她思維紛亂,以致車禍的來龍去脈竟在她語無倫次的問話中,撲朔迷離起來。所以雖然巡邏隊的警察再三告訴她,她先生不是肇事者,是受害者,她卻來來去去只重複一句:「人清醒嗎?」

等對方告知醫院地址及電話號碼,掛上電話後,她才發覺自己發顫暈眩,幾近虛脫,軀體彷彿也在天旋地轉中瀕臨散架邊緣,往谷底直線墜落。但不,她不能慌,她告訴自己。她必須找根支柱,穩住了。必須即刻趕到醫院探視。因為,事態未明時,一切都有可能。有可能是虛驚一場。

可到醫院有三小時的車程。她無法騰雲駕霧,空中翻幾下筋斗就能抵達。坐飛機嘛,她住的是小城,今日已無航班。唯有開車,一路急火攻心趕著,望不到盡頭似地趕著,前去看他──如果他尚未沉落意識底層、如果他聽得見,那就叫醒他,千呼萬喚叫醒他。

她通知了兩女兒。因大女兒分身乏術,她決定讓小女兒陪著上醫院。結果是,等她收拾好隨身衣物,正要出門時,電話響了。醫院告知她:已全力搶救了,但非常非常遺憾,她先生傷勢過重,搶救無效,三分鐘前過世。請她保重節哀。

可那一瞬間她如何節哀?她甚至不清楚節哀是何意。她是一接到電話,淚水便奪眶而出。可哀痛逾恆,淚水卻是無聲的。她不會呼天搶地,因為原不是歇斯底里型的人,可無聲的淚水奔湧如泉,沉甸甸落於心底。其實是有聲的,唯她一人聽得見,且彷彿震耳欲聾。

之後一周,就是辦後事了。選骨灰罈,火化,入土。亡者人間事一了百了,生者卻是事事未了。而且,她還有未了之夢。

4

數月來她老覺得,先生的肉身還於塵土、魂魄還於天地,可她的哀慟卻無歸處,只能返還她自身自心。所以哀傷未減、孤寂感未褪──彷彿棲身孤島,除她外,再無人煙。

人煙自然有。比如說她到超市購買食品,或與女兒們到餐館吃飯,那些地方人聲喧喧,是世間昇平景象。可她融不進去。昇平景象於她竟宛若水月鏡花,因為落寞,所以極不真實。

末了還是在小女兒的勸說之下,她才把房子賣了,搬去與他們一家同住。女兒們要她振作起來,走出哀傷。她回一句:「慢慢來吧!」必須慢,她知道。她往日的生活節奏業已分崩離析,她得花時間重新拼湊接合,無法一蹴而就。

所以她新近行事慢條斯理,有點老態龍鍾了。每日在住家附近散散步、幫小女兒做做菜,隔幾日到大女兒家看看、到圖書館坐坐。也就這些事。實則也不能再有別的事,精神壓力大,她承受不了。

卻不知為何,夢似乎少了,即使有,夢中沒有妖魔邪怪,倒是一片祥和。像近日那夢,夢境之靜謐,著實讓她驚喜不已。夢中她與先生牽著兩孫子,不知是走在公園還是曠野中,場景不明,但有個遊樂場,有鞦韆、有蹺蹺板……兩孫子乖巧聽話,不吵不鬧,也不亂跑亂跳……然後天色忽然暗了,滿天繁星閃爍爭輝。她仰望星空,正準備給兩孫子講點星辰的故事時,夢卻戛然而止,她莫名所以醒了。

夢真是來去無蹤呀!她不由不喟嘆。她甚至還來不及看清先生的容貌,不知夢中的他是年輕或年老,夢即流星飛電去了。可夢中的她真的是快樂的,她確定。(三)

➤➤➤斷夢(二)

食譜 警察 田納西州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