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才躲過罷免 加州州長紐森2個小孩感染新冠

洛杉磯發生4.3地震 聖費南多谷到聖塔安娜都有感

斷夢(二)

如果說他們的世界無規範、無對錯,僅有單一至純的自我,那麼由於孤絕,天長地久只識自身,亦就喜怒由我,吵鬧亦由我,與外人毫無干係。再由此推論,嘶喊吼叫了又如何?滿地打滾了又如何?世界即我、我即世界,不就是封閉自足嗎?

可無論如何,她畢竟還是愁腸百結。所以雖然知道兩兄弟的世界是閒人勿進,她說什麼也得走近。小心翼翼總可以吧!她想。她只是沒想到,當她從那散滿一地的玩具堆中撿起四輛迷你汽車,想跟兩兄弟玩接車龍的遊戲時,兩兄弟的哭號聲會即刻把她淹沒──再怎麼說,她還是誤入禁區,把地雷給引爆了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給忘了,玩具本就是他們的私有品,是不容旁人觸碰的。是她犯大忌了,在禁區裡私撿物品。這哭號聲鋪天蓋地,不就是警示?倉皇中她不得不放下迷你汽車,逃出禁區。回頭望望女兒,女兒對著她苦笑,一臉無奈。

她覺得闖禍了,非常懊惱,只得解釋說:「是我大意了,碰了玩具。」

女兒看她自責,反倒寬慰她起來:「沒事。總這麼鬧的。」

聽這話,她反而更擔心了。因為知道,不是沒事,是恰恰有事,且事大著呢!而女兒如此輕描淡寫,甚至有點閃爍其詞,是避重就輕吧?

事情其實非常清楚,兄弟倆是自閉症,女兒是抑鬱症,三人都身陷深淵,都亟待援救。所以說女兒可故作鎮靜,她卻無法若無其事,只能急急問道:「妳最近看了醫生沒有?」

「看了。已經換了藥。」

「換了就好。要有信心,急不得的。」

對她來說,信心是強心針,是救命稻草,唯有抓住了,厄運中才能撥雲見日,活得明白。這是老生常談,她知道,沒出奇處,亦沒啥深奧禪理。而就她一生累積的智慧來說,她也認同這話,醍醐灌頂或談不上,但確是至理。且除了這,她一時還真找不出其他可激勵女兒的話了(一言中的那種)。

至於信心如何建立,她也沒轍。且此時不知怎的,竟有點睏了。在兄弟倆終於安靜下來後,她坐在搖椅上居然打了個盹。午睡淺而短,本來無夢。然而她迷迷糊糊間,似乎移了個地,回到自家門口,坐在門廊的搖椅上曬太陽──搖椅緩緩晃動,陽光慢慢流瀉,她呢,披一床薰衣草香氣裊裊的金碧棉被,漸漸入夢,夢境靜謐。

其實沒夢,是幻覺。而幻覺短促,彷彿才一眨眼工夫,她就讓兄弟倆的叫喊聲弄醒了。睜眼一看,又是翻天覆地一陣亂流。這回是拒食。兄弟倆滿屋子竄跑,給蘋果,不要;給香蕉,不要;牛奶三文治,也不要。女兒則站在桌邊,茫然失措。

她旁觀一陣,嘆一口氣,對女兒說:「現在不吃就不吃吧!等會兒餓了,總會吃的。他們爸爸下班回來後,會有辦法的。」

真會有辦法嗎?她不知道。她只知道他們幾個大人能想出的方法,皆等同緣木求魚,全然無效。而她這一下午在女兒家,也再度證實了,在面對自閉症盤根錯節的問題上,她終究還是瞎子摸象不得要領。如何讓兄弟倆破殼而出,還是得求助於特殊教育班的教師來指點迷津的。

3

翌日她接到先生的電話,說下午可返家。她一顆吊著的心終於可放下來了。

先生這回是隨摩托車隊越州露營,為期兩天。這些年來,露營是車隊春末及秋初盛事,先生從不缺席。她曾勸過他,年輕時飆車是意氣風發、是英姿颯爽,如今高齡了,英姿何用?不如收盡鋒芒,沉穩行事。如還在公路上風馳電掣,那麼再豪邁灑脫、再痛快淋漓,畢竟是他年屆七十而踰矩,終究是不明事理。可言者諄諄,聽者藐藐,他偏偏強詞奪理,說年齡就是個包袱,扔了就不老了,且還有注解:「年輕時叫飆車,現在壓根就不是。現在不過就是跟哥兒們結夥在路上兜兜風而已,叫兜風,是慢速的,有啥危險?」

聽起來像歪理,可她確實說不過他。也知道他藝高膽大、反應敏捷,這些年騎車也都沒出事,所以她應該可以安心了,在家中吃飽睡足,反正天不會坍塌,地不會龜裂。可叫她如何若無其事呢?他不服老,她卻服。所以他每回出門騎車,她一人在家就惴惴不安──深怕在公路上,在他與風賽跑之際,忽然青天霹靂,電光石火那一瞬,他翻車了……(二)

➤➤➤斷夢(一)

汽車 教育 牛奶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