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CDC開放口罩令 白宮也狀況外「非拜登決定」

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

娓娓(二二)

他說:我一直覺得你的身上有種憂鬱,沒想到你經歷過這樣的故事。那你之後還見過藍彩恩嗎?還有夏啟威和莫菲,他們現在在哪裡?

我只和莫菲一直有聯繫。自從藍彩恩去了她舅舅家,我就和她失去了聯繫。至於夏啟威,我自從上大學離開家鄉以後,就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。

成笑了,他是你的初戀,想想我還真有點嫉妒。他從背後親了我一下。不過,對比起來,我還是比他更幸運。畢竟現在抱著你的人是我。

我轉過身去,把頭埋進他的懷裡。他的懷抱真的好暖。這暖是如此真誠、如此自然,自然得就像花朵綻放、季節交替。我承受過的,在心底某處的破碎就如拼圖一般,一塊、一塊地被這帶著愛意的暖,漸漸拼湊在一起。我的手指上戴著成買給我的戒指。再有兩個月,我就會成為他的妻子。

我知道,這副拼圖還缺一塊,是永遠也補不齊的。我無法告訴成,我撒了謊。關於夏啟威、關於藍彩恩、關於我。

在離我們約定好去辦結婚手續的前三天,一個人出現在我的面前。然後,我決定放棄與成的一切,和那個人走。

2

「出現在你面前的那個人,是夏啟威?」王晝問。

「是的。」我對王晝說,「事實上,我的高中時代、大學時代,直到成出現的前一年,在某種程度上,都一直與夏啟威在一起。準確地說,是他與我在一起,也與藍彩恩在一起。」

「這麼說,藍彩恩搬走後,還一直與夏啟威有聯繫?」

大概是的。我一直被蒙在鼓裡。我不太清楚,他們具體是什麼時候,又取得聯繫的。藍彩恩走後的第二年,我和莫菲升入了高一。(二二)

➤➤➤娓娓(二一)

上一則

《舌尖上的鄉愁》徵文啟事

下一則

沼澤辛夷花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