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聖地牙哥母子從球場第3層看台摔落亡 警稱疑點多

加國兩個麥可獲釋 中媒:因病取保候審 案件中止審理

娓娓(二一)

五分鐘後,機器停了下來。他們兩個分別從「太空漫步」裡面出來。遊戲幣用光了,我媽給我的兩百塊錢已經全部花完了。我們正準備離開的時候,碰到了來接藍彩恩的她的舅舅。

他不知道從哪弄來了一部相機,他說:小恩,明天就要走了,今天和你的同學們一起照張相吧!他指揮著我們四個並排站好,然後按下了快門。

第二天一早,我照常去學校上課。一整個早上我都精神恍惚,藍彩恩的座位空著。我媽告訴我,藍彩恩的舅舅家在南方,他們是今天早上的火車,要坐整整一天一夜的火車,才能到她舅舅家。我問我媽藍彩恩還會回來嗎?我媽嘆了一口氣說,恐怕難了。我望著她空空的座位出神,心裡竟然有一絲難過。其實她走了,再也不回來了,我應該是高興的,不是嗎?

那你舅媽的案子,後來怎麼樣了?成問我。

2004年的時候,抓住了一個嫌疑人,是個專殺妓女的連環殺手。我舅媽被害案案發現場的床單一直被保留著,後來在那床單上也檢測到了他的DNA。可他一直都不承認這起案子是他做的,他說自己確實去過我舅媽那裡,DNA也是在那個時候留下來的。而能夠鎖定他的證據也只有這一樣。不過他的身上背了好幾條證據確鑿的人命案,所以即使他不承認這一件,也沒法躲過死刑。他是在2005年被執行了死刑。當時法院對他的起訴書裡,並沒有我舅媽的那件案子,所以從法律層面來講,我舅媽的案子依然是未解決的狀態。但是我們都知道,人肯定就是他殺的。他的所有受害者都是妓女,死因也都是機械性窒息。

我只在黑夜裡,我和成入睡前向他說起以前的事。厚重的黑夜讓我感到安心,我故意壓低的聲音被黑夜無限放大。成在我的身後緊緊抱住我。(二一)

➤➤➤娓娓(二○)

DNA 檢測 太空

下一則

活著就是幸福

延伸閱讀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