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1張圖:全美3260萬人確診 45%人已打1針

金山口罩令稍放寬 室內外規定要留意

尋覓(一二)

周末,他通過了我的請求,並發來問候。語氣中大概有意外、大概有客氣、大概有好奇,我不記得,只記得他對好友公開的相冊裡,一頁頁翻不到盡頭的結婚照,照片上的新娘沒有自來捲,可眉梢眼角全是班花的翻版。

子夜的表針亂了方陣。近似虛空的沉寂中,耳鳴突如其來,不亞於喪鐘聲的悠長和尖銳,在我假裝入定的魂膽上垂釣,在我凝華後的氣息中,刺開冰的裂痕。多冷酷的嘲笑啊!笑我們這些連命運初劫都逃不脫的人。我應該道謝他的不忘之恩,十四年過去了,他還是那樣友善,友善到不忍心怠慢兒時無姿無色、無勇無謀的玩伴。我夫復何求。

五分鐘後,我註銷帳號,買下五小時後去洛杉磯的機票。我要去看MJ。

奇怪,我做過的最即興、最任性的決定,全與MJ相關。2005年6月13日,得知他在孌童案審判中終獲清白(MJ兩次被誣陷猥褻男童,分別在1993年和2003年),我推開臥室窗戶,把米老鼠枕頭奮力擲向後院空曠的草坪。

那一刻,我的喜悅小於疲憊、疲憊小於憤怒、憤怒小於悲哀。漫漫五個月,我目睹了他鼎力相助過的人,是怎樣露出人為財死的無饜,竄上法庭做偽證,譸張為幻,上演〈農夫和蛇〉;我目睹了不明是非的消費群眾,是如何被深諳「惡事傳千里」的小報輕易誤導,對膚受之愬如數家珍,隨風而靡。牆倒眾人推。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?莫須有即可。

「有些朋友像影子,陽光普照時,你才能看到。可我的粉絲,即使在黑暗的日子裡也支持我,我欠他們一切。」MJ的肺腑之言令我晝吟宵哭,我恨事態何以至此,恨自己無能為力。(一二)

➤➤➤尋覓(一一)

洛杉磯

上一則

蘇富比春拍 Clyfford Still珍罕晚年作品領銜當代藝術

下一則

我們院的衛東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