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頻道

*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
恢復預設 確定
設定
快訊

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

趙小蘭:亞裔應獲得尊重 而非承受「滾回中國」侮辱

陌生地(二八)

「怎麼了?」

「哦,馬桶堵住了。」

「我看看。」

她想阻止,讓別人看到那惡臭和污穢,太羞恥。但是,她又的確需要有人幫忙。這是多麼小的事!她那麼能幹,高壓的跨國項目應付自如,在各地飛來飛去,但是她沒法應付通馬桶這樣的小事。所有生活上這些瑣事,都交給別人去做。她精通中、英、法三種語言,世界新奇美好的一切,就像自助餐羅列於前,任其取用。但她無法處理這種小事,無法不被這些小事干擾。她就像流落在外的公主,為了二十層鴨絨被和床墊下的一粒豌豆輾轉難眠。

男人脫掉身上的馬甲,取了湯鍋和掃把,進廁所去了。那裡傳來一些異聲。掃把柄莽撞地探入、攪動,水無力地呻吟打旋……

機會稍縱即逝。她的心跳得很急,手顫抖……

只聽得「嘩」一聲,馬桶強力吸物往下轟轟作響。她坐到了窗邊,克制內心的激動。

「好了?」她問來人。

「好了。」他看看她,「你流血了?」

「哦,來月經了。」她說,「可以幫我買衛生棉?」

「呃。」男人顯得有點窘。

「還有雞蛋,我總是吃雞蛋補充鐵質。」她把錢放桌上。

「過來。」他讓她坐在自己腿上,隔衣撫摸她的胸乳。她沒有抗拒,也沒有反應。他半閉著眼睛,臉上的口罩被氣息吹動著,很髒了。她可以一把抓掉那口罩,但那便是揭掉最後一層保護罩。粗糙的手探進去抓住她,這是偏愛肉的一隻手。她也閉上眼睛。

天黑,她挎著那個包,他們悄悄下樓。走往停車處路上,因為慌張,她踉蹌了一下,他及時抓住她的手臂。沒有人查問,他們就像隱形人般走過崗哨,上車。(二八)

➤➤➤陌生地(二七)

雞蛋

上一則

蘿蔔是好物

下一則

捉水鬼塞塘涵

延伸閱讀

精彩推薦

data-matched-content-rows-num="10,4" data-matched-content-columns-num="1,2" data-matched-content-ui-type="image_sidebyside,image_stacked"

超人氣

更多 >